z3ro2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劍宗旁門 txt-第四百二十七章 古修法可學-cklku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虽然苏礼已经将话都说清楚了,但是晓通真人却依然不愿就此放弃……毕竟都是天赋超卓之辈,不自己试试又如何能够死心呢?
“圣子既然不愿传法,那晓通也不再强求。”他倒是也有些傲骨,直接转向那炎龙尊者道:“请教尊者,可否指点迷津?”
炎龙尊者微微沉吟,随后却是隆隆作响地说道:“本尊修炼之法你并不适合,若是你一定要追求古修法,可去极冰浮岛寻找机缘。”
“多谢尊者!”晓通真人立刻道谢,随后却是给苏礼留下了一枚玉简道:“圣子所需信息都已经刻录入其中,以神念探查即可得知。此为交易内容,鄙人不敢忘记。”
苏礼微微错愕,随后就收下了这枚玉简也并不多说什么。
晓通真人又深深地看了眼苏礼之后,便也什么都不说地走了。
那一道火幕随之分开,待他穿过之后又再次合拢。
籃神之黎明時代 小喬liu水
而这时,那炎龙尊者才又幽幽地说道:“他应该会觉得你是不愿让他修炼了古修法之后有机会超过你吧。”
隱婚豪門:首席老公別亂來
苏礼无所谓地摇头道:“这家伙连自家宗门的传承都没练明白却一味地寻求他法,能有出息才怪了,不用在意。”
炎龙尊者闻言竟然微微颔首赞同道:“古修法与今修法的区别本就在金丹上,凡是古老的传承哪怕从元婴期开始不同,但在金丹期肯定还是会留下古修法的线索。”
“只要知道古修法的奥秘,从现存的金丹期功法中推演出一门古修法其实并不困难。”
“只是本尊很疑惑,这些道理也是本尊于万年之前古修法有所成就之后才悟出的,你不过区区双十之龄,如何领悟如此奥妙?”
苏礼也不解释,只是说道:“尊者前辈万年前便古修法大乘,可如今却依然困顿于此,难道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炎龙尊者闻言又是错愕又是沉默,一时间竟然不再说话了。
但是此刻苏礼怀中却钻出了一个小脑袋……嗯,海棠从苏礼胸前的口袋里钻了出来,一路爬到了他的肩膀上坐好。
然后她看着那炎龙尊者说道:“还能是什么原因,过于注重法力积累,结果修为超过境界,功法失控了吧?”
那巨大龙首维持一震,随后就是大片已经凝固了的岩浆掉落下来,露出了其中那一颗冰晶洁白的寒冰龙首。
苏礼对这一幕似乎早有预料,却是转头问身边俏生生的海棠:“他这是出了什么状况?”
那巨大的冰龙头颅也不做声了,仿佛也在等着海棠的回答。
末星 護淑寶
海棠则是巧笑嫣然地轻松说道:“对于今修法来说,洞冥是鱼跃龙门的蜕变,但对于古修法来说洞冥则是一次化道天地的生死大劫。”
“今修法洞冥,是以元神入虚空以汲取源源不绝的力量。而然古修法洞冥,却是以肉身连通虚空,法力无时无刻不在增长。”
“于是今修法是需要多少取用多少,而古修法则无穷无尽一直在不断地抽取虚空法力。”
“今修法以虚空中元神开始观摩、触及法则之威。古修法则是在这肉身不断增强中,开始寻找肉身中蕴藏无穷奥秘。”
“但是古修法必须让自己元神的成长跟得上肉身法力的积累,否则便会像眼前这位妹妹一样,寒冰法力堆积而无法自抑,只能常年呆在这岩浆池中以地火来压制。”
“稍有不慎,便是法力彻底暴走,落得个‘身化万物’回归天地的下场。”
苏礼听了心有戚戚。同时他也知道了法力果然是这世间万物构成的基本元素……就像那传说中被斩杀之后化为天裂山的妖神,死后肉身竟然化作巍峨山峰。
而他最意外的是,海棠竟然称呼眼前这颗大龙头为‘这位妹妹’?
冰龙头颅缓缓抬升,露出越来越多的龙躯。
而随着龙躯的升起,附着的岩浆也是层层剥落,最终发现那大约是七寸位置的龙躯处,仿佛存在着一枚‘逆鳞’……这哪里是什么逆鳞,却是一个身材高大五官立体却毛发皆白的女性修士存在于其中!
随后,原本那低沉嘶哑的声音也变了,转成了一个带着些生涩感觉的成熟女声道:“这位仙子究竟是何来历,竟然可以看破本尊究竟。”
海棠却是摇头道:“妾身海棠小小花妖而已,倒是这位妹妹,你现在该怎么称呼?”
那冰龙之中的女人微微迟疑之后,却是叹息一声道:“本尊原名……北辰星。”
苏礼有些错愕,随后冷然道:“你与乾荒大教有何关联?”
鳳鳴宮闕
北辰星目光微微一动,眼中似乎有冰蓝的光晕流转了一下,然后说道:“乾荒大教?万年前它还只是托庇于我永夜城中,但是万年前本尊作为永夜城城主却不得不来此以地火压制修为,却是只能将永夜城拱手相让……想想也是令人窝火。”
苏礼听了有些愕然,感情这永夜城原本还不是乾荒大教所有的?
他连忙以神念探入先前晓通真人所留的玉简,在其中寻找永夜城的信息……
我的俏丫頭 問蒼天
“先前还以为永夜城只是修真者的城市,却没想到它竟然是庇护了极北之地所有人族的一座城市。”苏礼惊叹地说了一句。
而这时,那冰龙体内的北辰星也是语气淡淡地说道:“我北氏一族本就是极北之地的宗主之族,先祖于极北冰洋之畔建立永夜城,便是为了给极北之民一处安身立命的庇护之地。”
“可惜、可叹,因为当年本尊的出走,这永夜城北氏必然大不如前,最终却被那乾荒大教鸠占鹊巢了。”
极北之的宗主之族,这名头可真是够大了。
“庇护极北之民,难怪你可以压制境界这么多年,却是这极北之地微末的人道气运加持,使你能够苟延残喘。”海棠却是一眼看透了本质。
鐵血軍官霸寵妻 賣記憶的小販
“竟然如此!”北辰星面露惊愕……她一身修为远超真仙,哪怕限于境界,但这么多年来却也可以总结出一些因果气运的道理来。
此时她才算是明白,为何她原以为自己早就该因为功法失控而死,却没想危机关头竟然在北海湖底找到了这处火脉可以用来压制法力暴动。
当时她以为是自己运气好,现在才知道这是极北人道气运加持……北氏一族,其实可已算是极北人道的建立者了。
“可是现在永夜城已经被乾荒大教占据,原本北氏治下之民肯定也已经改弦更张……”北辰星忽然就担心了起来。
“那道不用担心,只要极北之地人道尚存,作为人道秩序建立者的北氏气运就不会断绝。”海棠宽慰了一句。
而这时苏礼才恍然道:“难怪乾荒大教圣女叫北尘烟,难道也是北氏后辈?”
“没错,这一点就算在下被困于此也有耳闻。面对乾荒大教,北氏式微,便举族投靠并入了乾荒大教中。而北氏子弟也算争气,隔几代人总会出个圣子或者圣女,在乾荒大教中地位尊崇。”北辰星说道。
苏礼哑然失笑:“恐怕只是清贵尊荣,却没多少实权吧。圣子、圣女在一方教派中地位尊崇某种程度上可等同教主,若非如此他乾荒又如何占据了原本属于你北氏一族的极北人道气运?”
北辰星:“……”
她说不出什么话来,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还能说什么话来。
“可恨!”
最终,她却只能吐出这两个字,怅然之余满腔怒火。
“不必如此愤懑吧,前辈只需要元神境界匹配了法力修为,应当是可以脱困而出重整北氏的。”苏礼宽慰道。
“元神匹配法力?这只是说起来容易。”北辰星看向苏礼道:“你也是以金丹境界驾驭法力的古法修,难道不知对于我等古法修来说提升元神境界何等艰难?”
苏礼表示这个他还真一点也不知道……古修法是以肉身储藏法力,但苏礼却是以金丹驾驭,两者还是有本质上区别的。
但他也不说这个,只是说道:“这便是有大教庇护的好处了,我剑崖教虽然新立,却有上界传法《东明心经》,可修心炼魂加持心境,却是不用担心这点。”
他自己这话说出来都有些愣神,好像真的是这样哎……这样一来,似乎他的剑崖教是可以刻意培养一些古法修来作为护道人?
古法修虽然会在金丹期停留漫长时间以打熬法力,但是如果没有了心境修为跟不上法力修为的弊端之后……假以时日这些古法修的实际战力可以远超元婴期,甚至如同这北辰星一般远超真仙都是有可能的。
有这样的人坐镇护道,哪怕如今的剑崖五老剑都飞升上界了,下界教中也足可以高枕无忧了吧。
苏礼连忙掏出个小本本将这事记了下来,现在他的灵感太多事情也太多,不记下来担心忘记了。
而北辰星那霜寒如坚冰的脸上却是终于露出了震撼的神色来……她怎么也没想到困扰了自己万年的难题竟然在苏礼这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就解决了!
錦衣殺明 拉丁海十三郎
“若我要学贵教《东明心经》,有何代价?”她决定直说了,并且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