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hyr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是佐助討論-第907章 無題閲讀-gctzj

我是佐助
小說推薦我是佐助
“这次的雷霆比上次威力要大啊,果然这种事情不能一直做啊。”复活香奈惠的雷霆威力比上次大了一倍左右,虽然对于佐助来说,还是一样不算什么,不过这也充分说明了这个世界地狱,冥界的态度了,从冥界里捞人,不要太过分。
“这怎么可能?”看着香奈惠的复活,风柱,炎柱等人震惊的直接呆滞起来,倒是水柱富岗义勇的神情十分的冷静,他可是见过真菰的。
柱中义勇鬼中童磨,这两人在这一方面是很相近的,只不过一个是因为没有人类的感情,另一个则是本身有些呆。
富岗义勇因为不善于言辞表达,在加上外表高冷,在加上曾经在柱合会议上说出我和你们不一样,于是就被其他柱解读为看不起他们。
蝴蝶忍和他说他被讨厌了,结果他半天才开口说,自己没有被讨厌。
“好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怀抱着妹妹的香奈惠,在安慰了哭的和泪人一样的妹妹蝴蝶忍之后,立即就走到佐助的身边,向他表示感谢。
“还是先处理这位鬼王吧。”香奈惠的复活,最震撼的并不是风柱他们,而是鬼王鬼舞辻无惨,无惨一直自诩自己是比人类更加完美的生物,他一直想要克服阳光,就是想要彻底进化成完美的生物,对于无惨来说,吃人并不算什么,惧怕阳光,才是他这个自诩完美生物最大的耻辱。
但是现在佐助的把香奈惠复活的行为,让无惨发现,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完美生物,相比之下,佐助才更像是完美生物。
占有欲 耳東兔子
冷情少主患難妻 羅羅
跟”爺爺”談戀愛 白遲
“要带回去公审吗。”现在九柱并不齐全,在加上产屋敷一族与鬼舞辻无惨千年的纠缠,想必那位当主,应该很想见一下无惨这位鬼王才是。
“没有这个必要,直接杀了吧,他没多活一刻,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受到鬼的伤害。”香奈惠立即拒绝佐助的提议。
“和炭治郎很像啊。”对鬼抱有同情心,杀鬼不仅是为了保护普通人,同时也是为了让鬼得以解脱,鬼是一种悲哀的生物,除了极少数人是自愿成为鬼的之外,绝大部分人并不是自愿成为鬼的
看到香奈惠的话语,没有人反对,佐助立即点了点头,然后把冰霜之萨亚召唤出来,解除了困仙符,把无惨的脖颈之下的部位全部冻结起来,随后示意柱们来动手。
鬼杀队和鬼王无惨战斗了那么久,由九柱来斩下无惨的脑袋最合适,佐助这边刚示意柱来动手,风柱不死川实弥就迫不及待的挥舞其日轮刀,斩向无惨的脖子。
“我是不会这么死的。”脑袋被斩下的无惨,发出愤怒不甘的吼声,把怂字当做信念的无惨,在即将消散的时候,突破了自己的极限,溃散的身体开始重新凝聚,同时脖子上的脑袋,也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作为鬼王,无惨的实力毫无疑问是最强的,那怕之前佐助给他灌了一壶紫藤花茶,也就是给无惨增加了一些痛苦而已,并没有怎么削弱他的实力,他身体的毒抗可比上弦二童磨高多了。
“去死,去死。”看到再生的无惨,风柱不死川实弥直接愤怒的连续砍下了无惨两颗脑袋,再要砍第三颗的时候,被一边的炎柱给拦住了。
被挡住的风柱,只能一脸不甘的把日轮刀入鞘,走到一边大声的喘息着,连续砍下三次无惨的脑袋,对于风柱的消耗并不小,这也就是无惨现在不能动弹,只能任由他砍下脑袋,如果是正常战斗的话,风柱根本没有机会砍下无惨的脑袋。
毕竟风柱现在还没有开启斑纹。
“看来只能等天亮了。”砍下脑袋没用,那就只有阳光了。
“为什么你这样的人,要帮助这些低等的人类,我才是完美的生物,人类区区数十年的寿命,有什么值得在意的,最后不都是要死吗,只有我才能一直存活,我们可以一起合作,我已经找到了在阳光下生存下的方法,继续研究下去,一定可以找到不用吃人的方法。”
虽然突破了鬼的极限,不过无惨此时根本来不及高兴,因为一旦阳光出现,那个时候他必死无疑,对于鬼杀队的柱,无惨根本不在意,他唯一在意的就是佐助而已,于是无惨就开始游说佐助。
不得不说无惨的口才还是不错的,在他话说完之后,风柱那边的眼神立即有了些许的改变,同时身体也开始紧绷起来,看起来他很怕佐助被无惨说服。
其他几位柱,虽然身体状态没有什么改变,但是目光也不由的放在了佐助身上。
“完美生物,不要说笑了,只不过是吃人的怪物而已,就算你找到了在阳光下生存的方法,怪物依然是怪物。”
对于无惨的话语,佐助是嗤之以鼻的,他又不是继国岩胜或者狯岳,怎么可能被其说服,作为获得灵王力量的他,对于灵魂方面有着很深的研究。
在加上在祢豆子身上做的实验,鬼的长生是建立在吃人上面的,一旦不吃人,其寿命自然会到头,而且就算一直吃人,鬼的寿命也不是无限的。
首席帝少的禦用萌妻 漁歌
就连死神都有着寿命的限制,更不要无惨这么区区一个鬼王了。
朝陽 三搖
“你。”被佐助如此鄙夷,让无惨异常的愤怒,不过因为身体被困,现在的他也只是无能狂怒而已。
“不要以为这就结束了,以你的罪行,地狱那边,想必会好好招待你一番的。”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无惨,听完佐助的话语之后,眼神立即就变了。
之前无惨不在乎地狱天国,是因为不相信他们的存在,但是佐助现在已经证明两者的存在,那就不能无视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第一缕阳光在天边浮现,无惨的身体刚一接触阳光身体立即开始崩溃了。
“我不服,继国缘一,这一切都怪你。”在身体彻底消散在空气中的时候,无惨破口大骂着继国缘一。
如果不是继国缘一的出现,无惨不需要躲避那么多年,从而耽误了他的研究,不然一旦他的研究成功,让自己可以生活在阳光之下,他根本不会遇到这种情况。
由始至终,无惨从来就不曾觉得自己做错了。
“终于结束了。”无惨的消散,让在场的柱的眼角不约而同的出现了滴滴泪水,那怕是水柱和炎柱也是一样,数百年的努力和牺牲,今日终于结束了,鬼杀队的人终于可以过正常的生活了,而不用十几岁就去和鬼拼命厮杀了。
“这是,难道。”蛇恋两柱,看着面前身体突然崩溃消散的鬼,立即就想到了里面的原因。
“回去。”下一刻两人立即调转方向,向着鬼杀队的总部赶去。
“你怎么了?”鬼杀队总部,产屋敷天音,在听到房间的动静之后,立即出现在房间,看着想要从榻榻米上爬起来的产屋敷耀哉,立即上前搀扶住他。
“他们成功了,无惨被解决了。”一直深受诅咒折磨的产屋敷耀哉可以说是第一个发现无惨被消灭的,在无惨消散之后,这边的诅咒立即开始消散了。
“太好了。”产屋敷天音听到耀哉的话之后,眼角立即开始不停的留着泪水,事实上整个产屋敷一族当中,天音的压力才是最大的,那怕其在悲伤,也不能在自己的丈夫和儿女面前露出一丝软弱的迹象。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无惨的死,千年的诅咒的消散,儿女可以正常的长大了。
“这些年辛苦你了。”产屋敷耀哉紧握着自己妻子的手,面色十分的温柔。
“无惨死了,一切都结束了。”京都浅草一个看似很普通的民居里面,正在研究药物的珠世,突然打翻了手里的试管。
尽管珠世已经割裂了自己和无惨的联系,但是她毕竟是无惨造就的鬼,平时两者互相都联系不到对方,但是在无惨死的这一刻,珠世立即就感觉到了。
“不好,祢豆子。”本来正因为无惨的死而高兴的流泪的蝴蝶忍突然脸色一变,脱口叫了出来。
忍的话刚落,一边的富岗义勇眼神也不由的变的紧张起来了,倒是风柱和炎柱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祢豆子是谁?”香奈惠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妹妹一脸着急的神情。
“一个鬼,不过却是一个不吃人,能够和人和平相处的鬼。”姐姐的梦想,忍可是一直都记得的。
異間
“放心,祢豆子之前已经脱离了无惨的控制,虽然不知道无惨的死,会对她产生什么变化,不过还不至于威胁到她的生命。”
因为没有注射珠世研究出来的可以把鬼变成人的药物,在无惨死后,祢豆子到底会有什么变化,佐助还真不清楚。
唯一可以肯定就是不会死,还有珠世和愈史郎她们两个鬼也不会死。
“担心的话,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无惨已经死了,一行人也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说着就向着鬼杀队的总部赶去。
“佐助大人,祢豆子她,祢豆子。”佐助这边一行人刚赶回鬼杀队的蝶屋,那边炭治郎就急冲冲的跑了过来,听他话里的语气,祢豆子好像有什么变故。
“不要那么着急,先带我过去。”炭治郎在听到佐助的话语之后,立即带着他向着祢豆子所在的方向跑去。
“是小香啊,长这么大了啊。”佐助和炭治郎这边刚走没有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佐助回头看了一下,是被香奈惠搂在怀里的香奈乎。
当年香奈惠死的时候,香奈乎一直没有哭出来,为此,香奈乎一直在悔恨,如今再次见到了香奈惠,其再也忍不住自己心里的感情了。
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我们的头柱,炭柱的功劳。
“不哭,在哭就不漂亮了。”香奈惠用柔软的右手,轻轻抚摸着香奈乎的头发,任由她大声的发泄着。
随着香奈乎的哭泣,蝴蝶忍这边也从她的身后轻轻搂住她,一时间三姐妹搂在一起的场景,犹如一幅世界名画。
“惠姐姐。”在三人搂在一起流泪的时候,神崎葵那边也走了过来,神崎葵当年就是香奈惠从鬼手中救下来的。
“这是,看来是保留了一些鬼的特性啊,就是不知道后面需不需要喝血。”炭治郎之所以那么着急,是因为祢豆子突然昏迷了,时间大概就是无惨身死消散的时候。
“不要担心,她很快就会没事的。”佐助说着再次给祢豆子增加了一些灵魂力量,祢豆子后面那怕拥有鬼的特性,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就像珠世和愈史郎这两个鬼一样,佐助就不会特意去对付他们,和无惨这个鬼王不同,其他的鬼只要不吃人,人类社会倒不至于容不下异类。
无惨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可以无限制的制造鬼,这种能力已经威胁到整个人类的生存了,其他鬼就不一样了,珠世虽然也有制造鬼的能力,不过两百年才能制造一个,对人类根本没有什么威胁。
“各位,这么多年,辛苦了,如今无惨已经死了,鬼杀队也该结束了。”在九柱全部回来之后,再一次的柱合会议上,产屋敷耀哉决定结束鬼杀队了,对此九柱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了,没有鬼来杀的鬼杀队,已经没有必要存在了。
解散鬼杀队的时候,产屋敷耀哉非常大方,把鬼杀队的资金都拿了出来,用来当做遣散费。
这么多年的劳心劳力,产屋敷耀哉已经十分累了,无惨死亡,诅咒有解除的希望,他正好可以趁机陪陪老婆和孩子。
小醜遊戲 肥瓜
不过鬼杀队虽然解散了,蝶屋这边却没有解散,蝶屋这边收养了很多因为鬼变成的孤儿,一旦解散,这些孩子就真的无依无靠了,这个时代,可不是什么善良的时代。
“主角队还是聚齐了。”原鸣柱最终还是因为狯岳变成鬼的事情自杀了,我妻善逸这边也来到了蝶屋,加上之前因为伤势被送来蝶屋的猪突猛进,主角队以另一个形势聚齐了。
鬼杀队的解散,九柱自然要分道扬镳了,音柱宇髄天元带着三个老婆,四处游玩一番,以补偿这么多年的亏欠。
风柱不死川实弥和其弟弟不死川玄弥也解开了心结,准备先回家乡一趟,祭典下母亲。
炎柱炼狱杏寿郎这边也要回家继承家业了。
恋柱那边则是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超出常人的力量和食量,让她在普通人当中就是异类,只有鬼杀队的人不歧视她,如今鬼杀队要解散了,她是最伤心的一个,因为没有地方吃到饱了,当然了这是开玩笑的。
“你在犹豫什么,不会是因为脸上的伤势吧?”恋柱的伤心,犹豫,让蛇柱这边看起来十分的烦躁,一副想走上前,但是又不敢的模样,让佐助都看不下去了。
“我来帮你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