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5hy扣人心弦的小說 1255再鑄鼎 線上看-第670章 臨安事變 十二 滿千不可敵-hr3xc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4月15日,9:23,临安。
“砰!”
突然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传来,徐成济下意识缩回了头,然后转头向右看去——原来是前面一枚流弹飞了过来,正中了一名队友的钢盔。不过还好,现在的钢盔已经进化到了锰钢材质,强度惊人,铅弹并未击穿。不过这名队友不知道是不是被冲击力打昏了脑袋,居然试图摘下头盔查看中弹处……
“侯临福!想活命就老老实实把头盔戴着!”徐成济连忙喝止了他,然后试了试手边一面大盾的轻重——这是刚才的宋军遗留在这里的——将它举在身前,又招呼道:“走,去把前面那个掩体给清了,确保这门炮!”
宋军在城门附近是布置了不少火炮的,不过这些火炮都是用来对付城外目标的,没考虑过从城墙上攻来的敌人,也就没有什么侧面防御措施。现在他们遭遇了徐成济这等凶悍的敌人,就很尴尬,只能匆匆用杂物堆了几个掩体,但也没覆盖所有的炮位。最外围的这门炮侧面就基本裸露着,被东海兵远远打了几轮枪,炮手就全躲后面去了,炮眼看着就能夺入手中了。
在徐成济眼里,这门炮可价值非凡,终于有攻坚的重武器可用了!
殿下你被甩 離殤·傾
毕竟前方的城门楼高大坚固,单靠他们手中的步枪,是很难攻进去的。
但是战斗并未结束,他们现在面临跟宋军一样的问题,这个炮位左右空旷,而宋军在更前方布置了较完善掩体,正躲在后面用火枪对他们进行袭扰。如果他们想操作火炮,就要白白吃枪子了。所以,想好好发挥火炮的威力,就必须先把这帮守军给清除了才行。
“快,交替前进!”徐成济一边喊着口号,一边带兵向前方的掩体突进过去。
也不需要二话,又有几人有样学样捡起了盾,然后在后方队友的火力支援下向前冲去。
攻受天下
前冲了大约十米后,徐成济亲领的一个小队突然停了下来,在城墙左边前蹲后站瞄准了前方射击,掩体后的宋军被压制得抬不起头来。趁这个机会,另一个小队从右边越过他们继续前进。超出大约十米之后,右队也停了下来持枪警戒,而左队则继续前进。
總裁,情深不淺 紫薯.
“手雷准备——”
傳奇大英雄 墨鄉
在右队开了几枪压制住掩体后的宋军之后,徐成济率左队迅速取出手榴弹扔了过去,然后推进到掩体边上。在一轮爆响之后,掩体后的宋兵差不多被炸懵了,左队立刻起身用枪近距离压制残敌,而右队则端着刺刀直接翻越掩体冲了过去。
若是远远对射,宋军还能坚持一阵子,但遭遇了这场近距离的凶猛攻击后,反而立刻溃退了下去。在一番搏斗后,掩体之后再无反抗的力量,而西便门的左城楼就在眼前了。
由于这个城楼位于大门旁边,设施要比之前的城楼完善得多,从一开始就考虑到了敌人登城夺门的情形,在侧面设置了不少箭孔、悬户、角楼等设备,凭借轻武器可不太好对付。还好,现在他们手上不只轻武器了。
随着一阵轮子的吱嘎声,队友们也把后面那门八百斤重的“神速将军”青铜炮推了过来,就地利用掩体布置了炮位。
腹黑總裁不好惹
徐成济看着前方的城楼:“很好,快枪队继续压制城头,二连长,打开前门就靠你啦!”
……
另一边,临安城西北部的余杭门外。
“宋瑞兄,你还是让开一点吧,不然万一我一手抖测差了,不反而容易打歪么?”陆秀夫哭笑不得地对身边的文天祥这么说道。
“哦,唐突了。”文天祥往旁边走了两步,给陆秀夫让出了一点的空间,“君实,你这一炮万一打高了,城内不知多少百姓得生灵涂炭,可千万当心啊。”
二戰之狂野戰兵 美麗眼鏡蛇
“我省得的,”陆秀夫正色说道,“而且我也是在临安住过的,余杭门后面是草料场,就算歪也歪不到哪去,你安心吧。”
陆秀夫是今天随着第二批船队抵达临安的。这次船队一口气运了四个合成营过来,包括第三、第七标准合成营、第一重火力营和第一快反营,都是事发时就近调集的部队。登陆后,三标去了城南支援林宇他们;七标在京东商城与城北的艮山门之间展开,看住临安城的北方;范龙城带着快反营,在驱逐了京东商城附近的残余部队之后,直接向西急进,准备绕去西湖西侧;而陆秀夫则领着旧部一重,也就是著名的“落日营”,部署在了城西北的余杭门外,看住了这条通向太湖地区的水陆要道。
本来他们的任务只是看门,用武力为和谈争取一个有利条件。结果没想到,第二批东海军的出现反而使得朝廷狗急跳墙,紧急开始了逃亡,而快反营尚未运动到位,城西存在缺口,这下子就时不我待了。
于是指挥部立刻改变了计划,转而试图在皇帝逃跑之前把他给堵回去。而临安城西是西湖,不方便大部队运动,所以他们想堵住逃亡通道最快的途径就是顺着西城墙一路攻过去,这么一来主攻任务就放在了靠近这段城墙的落日营身上。
现在陆秀夫就拿着一套光学器具开始了观瞄——其实这活根本不用他亲自出手,其实就是装模作样摆弄一下,主要是为了糊弄旁边的文天祥。
文天祥这两天一直在京东商城中提心吊胆,但其实过得还不错,住得好吃得也好,还有空联合同伴一起创作了一副《京东商城受难图》,用“适度”的艺术夸张描绘出了凶残的新编禁军围攻京东商城的惨烈战况。
看来他精力还真旺盛,刚逃出生天还没多久,就听闻了城中惊变,“奸相欲裹挟官家去国”,于是自告奋勇来到了前线“助战”。当然,他也没什么能助的,过来是纯添乱,之所以能过来,主要是狄柳荫恶趣味发作,特意将他放到了陆秀夫身边。
这出身与气节相似、本应走上同一条道路的二人,在经历了十余年不同的人生后,已经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一个仍是传统的文人官僚,另一个则已经是满肚子新学的精英军人了。这不得不令人感叹,真是造化弄……呸,明明是某些人故意引导的好不好?
狄柳荫现在也在旁边,他憋了两天气,现在终于要打回去了,当然要过来看看了。当然,他也不光是过来看戏,南边魏万程一个人也忙不过来,等打完之后收拾残局的时候,少不得还要他出面去与朝廷和皇室谈判。啊,想想要对着那些平时自我感觉良好的愚蠢家伙趾高气扬了,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想到这里,他就伸手把文天祥招了回来:“行了,宋瑞,别添乱了,还是过来帮我写篇檄文吧。”
不管有没有添乱的,重火力营的参谋和军官们还是按部就班完成了部署,在陆秀夫确认之后,便开始了火力准备的过程。
先誌
两个炮兵连相隔一段离展开,十二门军绿色的15式乙型野战炮在工事后对着余杭门周边城墙上的防御设施开始了交替射击。
15式乙是东海15式中型野战炮的一个改进型,在保持了基本设计不变的前提下,给车轮附加了一套简易的制退复进装置。这套装置的原理类似后世的刹车盘,在开炮前用卡钳夹住,便可以用摩擦力抵消大部分后坐力,大幅减小后坐距离;同时,炮架上还有一盘发条状的弹簧,与车轮联动,可以起到一部分的制退作用,并在卡钳松开后自动将炮车复位。有了这套装置,15式乙的复位工作大幅减轻,射速虽然仍然比不上作为舰炮的17式,但总归是比前膛炮强了。而且受限于硝烟的产生速度,实际上也不需要那么高的射速,就像现在这种不着急的情况,两个炮兵连就没有闷头猛打,而是交替进行射击,既是为了应付突发情况,也是为了让硝烟有时间消散。而一旦遇到了紧急状况,这型炮也能达到每分钟五发乃至更高的爆发射速,足够用了。
受益于膛线和弹头更好的气动外形,15式乙的射程高达三千米,如果以旧式火炮的标准评判甚至还要高,不过现在炮兵阵地倒也放没那么远,离西城墙也就一千米左右。这个距离仍在城防炮的射击范围内,但是之前两军尚未开战的时候,炮兵和工兵们已经趁机挖好了完善的工事,有厚厚的土堆阻挡,对面的球形炮弹造不成什么威胁。
与城墙上的滑膛重炮干打炮没效果不同,城下的15式乙可谓一打一个准。这次炮兵们连爆炸弹都不用——也没法用,仰角不能超过20度,只能直射,依赖定时引信的爆炸弹发挥不出太大效果——直接把7.1kg的廉价铸铁实心锥头穿甲弹以400m/s的初速打过去。稳定的弹道使得他们能准确击中女墙之间的城防炮,即使稍微歪了一点打中了女墙,也能打个土石飞溅造成间接杀伤。很快,城防炮一个接一个哑了火。
“发热情况怎么样?”陆秀夫走到一处炮位中,查看制退装置的状况。刹车盘在缓冲后坐力的同时不免会产生大量的热量,而一旦过热就会影响制退效果,这是15式乙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隐患。他摘下手套,亲自过去摸了摸,还好,现在射速不高,只是略热。“很好,既然重点目标已经清除,现在就换高爆弹继续压制吧!”
以现在的技术,想把定时引爆的高爆弹准确送上城墙位置是很有难度的,杀伤效率很低。但是,爆炸产生的破片和气流能够很好地令守军产生恐惧,也就仍然有着重大价值,同时城墙上还有一些木制的防御设施,高爆弹能更好地将它们清除掉。
两个炮兵连换上了高爆弹,继续不慌不忙地朝城墙上打了过去。而在守军被这种爆炸压得不敢抬头的同时,两个战斗工兵连护送着第三炮兵连开始向前推进了。
炮三连装备的仍然是前膛的陆鲨炮,这种150mm口径的短倍径滑膛炮虽然在技术上已经落伍,但能够打出曲射弹道,并且威力也够足,在陆军序列中仍然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现在就是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在城防失去了威胁的情况下,他们轻松推进到距城仅仅三百米的位置,迅速将六门陆鲨炮分散成相距甚远的三个炮组部署了起来,然后便开始装弹射击。
巨大的爆炸弹向上高高升起,然后又对着城墙正上方大角度下落,在半空中突然爆炸,气流和弹片横飞——这次就不是像之前那样只能吓唬吓唬人了,无遮蔽的城墙对于从高处落下的打击几乎无法抵挡,坚守在上面的守军很快伤亡惨重,就连躲在城后的后备兵力也遭到了严重的打击——墙没了还可以换个方向再战,而人没了可就怎么也没办法了。
经过这三轮连续的打击,曾经防备严密的余杭门现在已经空虚无比了!
最后一个战斗工兵连轻松地通过了余杭门前的大桥,将登城梯架在了城墙上,然后背着霰弹枪就爬了上去。如同预想的一样,城墙上已经没有多少抵抗力量了,该连控制住这座临安城的西北大门后,其余两个战斗工兵连也先后登城,渐次向南推进过去。不久后,城北的第七合成营也派了一部分兵力过来,西城墙上形成了一股不可抵挡的洪流,摧破一切宋军的抵抗,不断向南涌去。
……
“怎么可能!西北那点东海兵,连八百人都没有吧,就这么把城门拿下了?!”
当张世杰收到余杭门危急这个令他震惊的消息的时候,他正在内城北的东华门附近组织兵力,试图夺回被一支从天而降的东海部队占领的西便门。可没曾想还没出发,居然就连余杭门都丢了?!
临安城由南宋朝廷经营百年,墙高城深,东南有钱塘、北有大运河、西有西湖,近年来又装上了威远镇海大将军这样的重炮,本是十万人也奈何不得的坚城——可现在不知道怎么了,西便门也好,余杭门也好,居然都被几百人的小股部队就给夺下了!
几百人啊!这要是上了千,那还了得?
可还没等他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又一个坏消息传来了。
“将军,不好了,东海兵从候潮门攻进来了,人好多,有上千人!”
侯潮门是临安外城东部偏南的一个城门,距离东华门不远。昨天林宇就在候潮门附近部署了三百多海军陆战队,今天又有了第三合成营的生力军,总人数已经过千了,现在情况紧急,自然就指派他们攻进城中了。
现在东华门附近集结了上万新编禁军,若是两天前,张世杰丝毫不会把一支千人规模的敌军放在眼里。可现在他不敢掉以轻心了,立刻召来传令兵说道:“速速将此事告知官家和贾相,让他们赶紧……如今四面楚歌,我也不好贸然提议什么了,还是让他们自行决断吧。总之,我在这里先顶东贼一会儿,之后是战是和,朝廷赶紧拿个说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