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起點-245、入住永寧侯府讀書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那是灵焰宫的车架,另一辆,是永宁侯府的。”
罗九生上前,低声说道。
灵焰宫?
韩啸微微一愣。
自己与灵焰宫似乎没有什么交集啊。
想到此处,他走到挂着灵焰宫标记的马车前,一拱手道:“学子韩啸有礼了。”
那车上原本盘坐的女官抬眼看向韩啸,上下打量一下道:“我们宫主吩咐,若是韩公子愿意,可来我灵焰宫为门客。”
灵焰宫的门客?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当的。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45、入住永寧侯府熱推
灵焰宫乃是灵焰公主所创,其中门客都是身份不凡。
很多都是有着皇城中双重身份在。
若是能做灵焰宫的门客,立时就能融入到皇城贵族的圈子里。
只是韩啸现在还没有做一个清闲门客的打算。
他一拱手道:“多谢公主好意,韩啸现在拜入皇城书院,一切以学业为先。”
听到他的话,那女官点点头,架起马车,缓缓离去。
等这车架离开,韩啸转头看向一旁的永宁侯府车架。
“你是韩啸?”
车帘拉开,一位清丽少女伸出头来。
韩啸点点头。
“我叫韩尚悦,嗯,你可以唤我六妹。”
火熱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ptt-245、入住永寧侯府
家族大了,这排行就有些乱。
韩啸点头道:“劳动六妹久等了。”
“三叔本来在的,后来有事先走了。”韩尚悦看着韩啸道:“爷爷让我们来接你去永宁侯府。”
“好,我让马车跟在你们的车架后面。”
韩啸再次点头,然后转身走到赵晨安架着的马车前。
韩尚悦的车架在前面带路,赵晨安架着车跟在后面。
“公子拒绝灵焰宫,却去永宁侯府,这我是没想到。”
车厢中,罗九生笑着说道。
“哦?为何?”
韩啸问道。
“公子这般才学,去灵焰宫,那立时就是座上宾,出入都是豪富贵门。”
“可去了永宁侯府,”罗九生笑着摇头道:“懂诗文的可没几个。”
永宁侯府是武勋贵族,家族中少有习文的。
韩啸去了,的确是尴尬。
听到罗九生的话,韩啸也是笑起来。
他去永宁侯府,可不是为了与人谈诗作对。
永宁侯作为人皇亲信之一,乃是皇城仙卫统领之一。
这样的人,对人皇的举仙庭大计必然不会陌生。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45、入住永寧侯府熱推
接触永宁侯,摸清人皇的举仙庭到了到了何地步,以后自己才好应对。
马车穿行,皇城两边的街市如昼。
“这就是大楚的皇城,居民百万,日夜不息。”
见韩啸看着外面出神,罗九生感叹道。
这是一座在后世都算繁华的大城。
但若是人皇高居九天之后,这城,不知会成为什么样子。
韩啸知道一些事情,却不能告诉任何人。
车马半个时辰后,在一座高大府邸门前停下。
韩啸下车,车马前已经有人在等候。
“十六哥,这是我三叔,这是二哥。”
韩尚悦上前来,指着立在马车前的两人道。
韩木申穿着五品文官的衣袍,身后是一位三旬文士模样之人。
“见过三叔,见过二哥。”
韩啸拱手作揖。
“呵呵,我韩家难得有读书种子,侯爷特地交代,要留你在府中。”
韩木申大笑一声,然后转首道:“子玉,往后你们文会诗会可要将你十六弟带上。”
“十六弟名满中州,我那些同窗同年,早盼望一见。”
听到韩木申的话,中年文士笑着道。
韩啸忙又是拱手。
韩木申又与韩啸身后的罗九生见礼,交谈几句,便请他们去赴宴。
罗九生元婴境界,在皇城贵族做上等的供奉已是够了。
此时罗九生随了韩啸,韩家人也要对其保持大修士的尊重。
果然如罗九生所说,韩家多是武夫。
陪着一同赴宴的几位长辈、同辈,都是一身气血化为实质的存在。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245、入住永寧侯府熱推
永宁侯四子韩木河,元婴中期修为,在皇城护卫营做偏将。
刚好他今日休沐,带了韩家后辈七公子和十一公子来宴席作陪。
这三人对韩啸在边关经历之事倒是蛮有兴趣,问了许多细节。
等韩木申与韩子玉开口与韩啸说些皇城书院消息时,三人顿时没了兴致,转过头来与罗九生交谈起来。
罗九生是混久了江湖的散修,所见所闻与韩木河他们这些厮混军伍的完全不同。
那些趣事,连一旁的韩子玉和一直不说话的韩尚悦都竖起耳朵倾听起来。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245、入住永寧侯府熱推
这一场宴席虽然简略,但倒还是温馨,并无大家族的冷淡。
按照韩木河所说,韩家儿郎都是在军中流血的,回家就想呆个安乐窝,不远劳心劳力。
散席之后,韩木申领着韩啸去为他准备的小院。
给韩啸安排的小院位置也不错,靠着后院不远,很是清净。
看来永宁侯府是真的花了心思安排的。
两进的小院,其中花草丰茂,还有修行的静室和书房。
本来安排了两个侍女,被韩啸拒绝了。
赵晨安与罗九生住前面厢房,韩啸住后院刚好。
“呵呵,韩啸你在侯府安心住下,一应花销都不用操心。”
韩木申临走时候又出声道。
“多谢三叔,多谢侯爷。”
韩啸拱拱手道。
“那你就住下,侯爷回府,回召见你的。”韩木申笑着摆摆手,转身离去。
韩啸送韩木申出门,然后回到书房。
房中书架上都是些普通书册,笔墨纸砚倒是质量上乘。
还摆了琴台和剑架。
一夜修整,早起时候,韩啸从架子上拿下大剑,来到小院中。
这剑与当初他的佩剑一样,都是斩马大剑,双手持握,一剑可斩开战马。
他在院中持剑轻挥,带起道道风声。
一趟剑法使完,门口想去掌声来。
“十六弟看着是个文士,没想到韩家的看家本事竟是如此精湛。”
立在门口的韩子玉拍手道:“若是侯爷知道,必然另眼相看。”
韩啸收起大剑笑着道:“不过是粗浅的功法,熬炼筋骨罢了。”
这剑招都是军中那种直来直去的招式,的确只是用来熬炼筋骨的。
“我观十六弟你的剑术,可不只是如此啊。”
韩子玉笑一声,然后道:“走,吃了早饭,我与你一同去皇城书院。”
“我有几位同年在书院做教习,我去打个招呼,让他们对你多关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