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線上看-第八百二十七章 平淡日子裡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晋入尊境参天了。”
夏萧脸上满是笑意,曲轮和参天虽说只有一步之遥,可代表着是否进入强者之列。而那层桎梏,并没有难住夏萧,他只是一直沉淀元气于体内,元气之树则自然而然的壮大,最后直破桎梏,成为一棵巨大的参天大树。
大树茂盛,枝叶繁密,在夏萧的五行空间中撑起一片天。现在,夏萧将面临问道的挑战,可那一步令无数修行者止步,他却觉得不难,因为见到为自己高兴的阿烛扑进自己怀里,极为兴奋。
“太好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靈契之主-第八百二十七章 平淡日子裡
阿烛被夏萧抱着转动,欢声笑语乃这幽凉之地少见之物。因此,他们很快压住自身兴奋,并对着身后幽深的竹林深深鞠躬,希望前辈们原谅自己二人的失礼。
这向阳且遍布修竹之地安息了不少学院人,虽说很多人死去时没有留下尸骨,简单的棺木中只有他们曾经的用品,可他们都被学院记着。只是该如何纪念这场大战中的人,令夏萧有些拿不定注意。可修行还未结束,他便在行过礼后对阿烛说:
“我们抓紧时间,一定要早些突破大荒桎梏。”
“好嘞!我对体内那股力量的掌握已经越来越熟练,可以伸手至大荒外。”
“那语尚言是否还活着?她在哪?”
其实从陨石中的魔气便可看出,她还活着,夏萧觉得那股魔气并非雀旦所有,可月亮都已经破碎,她现在藏在哪?夏萧迫切想知道,阿烛却有些不好意思的摇头,因为她还没尝试。夏萧见之,连忙说:
“没事,我们继续吧!”
“歇几分钟吧,适当的休息有利于修行。”
看着阿烛清澈明亮的眼睛,夏萧点了点头,与其坐于草坪,看着不远处的学院发呆。众多学子中,不止夏萧对学院有强烈的依恋,这个充满魔气的地方吸引无数人来,又送走无数人。可他们的心,不像他们的人那样远离,而是始终待在此处。
看久了,夏萧叹一口气,念叨道:
“可惜啊,若我身上没有魔气,还能回去看看。”
护山大阵似在回应夏萧,散发出一股波动,令一层无形护罩出现在夏萧眼中。他看着心中再沉,可阿烛拉着他的手,笑嘻嘻的说:
“我去给你摘蜜桃吃!”
“可以进去?”
“当然啦,本小姐现在可是神一样的存在!”
阿烛说完,消失于原地,站在青砖广场上。夏萧见着,对其挥手,她看到了,回应后踏上山路,走进桃林中。
学院的桃花花期很长,果子也多,令人有一种幻觉,就是它们开了很多次花,结了很多次果。那些花很美,漫山遍野,犹如一片海,蜜桃也甜,令人舌尖和口腔皆是。
夏萧很快吃到蜜桃,在这微微有些燥热的天气中咬一口下去,水分和甜味令他似回以往那些夏日。心情愉悦后,夏萧含着笑,和阿烛躺在修竹竹林的阴影下小睡,心中放空,不想任何事。
超棒的都市小說 靈契之主-第八百二十七章 平淡日子裡
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毕竟完全放松没有专注做事集中注意力。所以夏萧很快便露出些忧心忡忡,阿烛的眼神深处,也有几分凄凉。那份落寞和失落令夏萧见之心疼,他知道阿烛失去了自己最不想失去的人,所以搂着她的柳腰,轻声说:
“我们继续吧!”
“嗯。”
阿烛点头,随后,两人一同盘坐,夏萧结印,这次不止是吸收元气那么简单,而是开始感悟,并寻起问道的路。夏萧没有任何经验,只有靠自己摸索,不知未来会发生什么,但肯定需要很多时间,这是必然之事。
夏萧很快进入极深的状态,阿烛便开始寻找语尚言的下落。等夏萧突破大荒桎梏,他们就能主动出击。其实阿烛只要将其找到,自己也可一战,但她有些不自信,比起狡猾的语尚言,她便是小巫见大巫,得和夏萧一起才行。
这段不知何时结束的日子便从此时开始,夏萧和阿烛的生活,都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变得更强!
从夏萧来到大荒起,几乎都在做这件事。一开始,变强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后来,变强是为了保护家人,重拾尊严。现在,夏萧无比明确自己的目标,虽说同是变强,可此次是为了天下苍生。当然,报答师父和前辈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阿烛将感知探到大荒外,小心翼翼的寻找着语尚言。因为大荒之外太大,她寻找的速度很慢,但这个过程,也是锻炼运用那股力量的好机会。因此阿烛乐此不疲的寻找,像寻着不知在何处的藏宝箱。
一个专注于自身,一个投身在外,夏萧和阿烛倒是极配,虽说日子枯燥,这样的生活眨眼就重复了好几天,甚至更长时间,但都乐此不疲,沉于其中,难以自拔。
晴朗天气后,下了几场大雨。夏日的大雨来的很急,气势也大,倾盆而下。夏萧和阿烛顶着一道气,将所有雨滴挡在头顶,默默等着目的达到。
本是墨色葱郁的竹林在一场雨后变得翠绿起来,其后冒出很多竹笋,夏萧和阿烛依旧在盘坐。晴天许久,又是场雨,冲刷一切,竹笋再长,也有许多成了当之无愧的笔直修竹,可咬定青山不放松。
平淡的日子就是与自己为伴,与自己较真。夏萧每日都在想,感应天地四周,更感知整个大荒。阿烛相比之下要好得多,因为她所见到的世界更为绚烂。大荒之外,是茫茫一片星海,星辰极多,还有无数团星云,令人见之沉迷。阿烛曾于其中目光不动,注视许久。
几阵风吹过,修竹后的青冢坟墓里,终于有人注意到夏萧和阿烛。他们不知夏萧此行为何,但见其坐的笔直,隐约觉得不凡,也觉得骄傲。因为这个小家伙身上虽有魔气,可依旧有一颗正直之心。
在他们的陪伴下,夏萧平淡的生活才正开始,这是没有任何涟漪的,风平浪静的日子。每日的生活皆一样,没有半点特殊,可夏萧就在这样反复的岁月中寻找自己的一份快乐,试图在时间的另一头变得不一样,变得与曾经学院之巅的战力一样强。
座下的青草茂密之后逐渐变得枯黄,最后失去了青春的颜色,变得憔悴不堪,似一碰就碎。再紧接,远处的桃林也开始掉落叶子,就连身后的竹林也一样,很多枯黄的窄长叶子掉落时,令苏醒的夏萧看一眼不禁感叹。
“秋天到了……”
今年的夏天对夏萧而言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因为代表战争。
战争短暂,但耗费整个美好的夏日,之后的日子夏萧都花在修行中,直到现在,可依旧没有结果。要想达到问道,脱离参天,并非想的那么容易,夏萧始终没问到关于自己的道,因此止步不前。可看一眼秋日,阿烛也还没找到关于语尚言的下落。
“她会不会回以上世界报仇去了?要么就是已经苟延残喘,被雀旦炸到宇宙中,成了漂泊之物?”
阿烛大胆的想象,因为她确实没有找到关于语尚言的半点踪影。夏萧觉得有可能,但他隐约觉得不安时,于秋风萧瑟中问阿烛:
“如果有一天你受伤了,最想去哪?”
“肯定是回家啊,足够安全的地方才能好好养伤。”
夏萧点头,表示赞同,他也会那样,阿烛则懂得其中道理。语尚言被封印在大荒之外三万年,像被关在家门外许久。
漫长的岁月定有无穷的怒火生出,可她不会立即前往以上世界。夏萧觉得她一定会回来,可现在兴许在宇宙中疗养伤势,吸收起始大帝也有可能。
一想到起始大帝都无法战胜语尚言,后者的恐怖便令夏萧再一次闭眼。这场闭关的时间还要增长,阿烛对大荒之外的探知也要继续。
这等简单之事,一做就是许久,怎么都枯燥了些。但夏萧在提升实力时,阿烛始终也未离开,只是偶尔停下时,已吃不到学院美味的蜜桃,只有望着光秃秃的桃林发呆,像一切已逝,无法逆转。
这种感觉并不好受,甚至令阿烛有些怀疑人生。可她知道自己不该如此,因为夏萧还在继续自己的事,她岂能退缩?
摆在夏萧面前的山他已走一半,这次不靠外力,已靠近山巅。他曾向往其上的世界,从修行之时便在登山,此时走到这个高度,已很兴奋,但也越来越谨慎,因为站得越高,跌落时摔得更惨。
“再走高些!”
夏萧这么反复的告诉自己,不断催促自己前进。
作为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夏萧毛病不少,就像阿烛所说,自从她变强后,夏萧自身就不像之前那么自信,反而顾忌之事很多。但他觉得,自己最大的特点就是坚毅,无所谓苦难,可以劝服自己始终坚持一件事。
这看似简单的头铁,实际也需要偌大的勇气,且一昧的坚持也不行,还需懂得一些事。
夏萧明白,他始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要做什么,如何去做。所以无论多长时间都无法摆脱他对提升实力的向往,无论九月如何流火,他都不会忘却自己的目标。
夏萧如一尊雕像,令阿烛撑着洁白的下巴看了他许久。阿烛开始觉得无聊了,她实在是找不到语尚言,便在大荒之外设立一层薄薄的护罩。
当其降临之际,阿烛会第一时间感知,那样就不必一直去找。
虽说阿烛现在的实力和语尚言不相伯仲,但后者的狡猾,是阿烛难以比拟的。她一个小丫头,能有多少坏心思?没有坏心思,她就不知语尚言在想什么,也找不到她究竟在何处。可在寻找的过程中,阿烛发现了起始大帝。
如果阿烛记得没错的话,起始大帝乃一条巨大的龙鱼,有着无比锋利,宛若钢铁刺刀般的牙,他飘荡在宇宙中,随着破碎的月始终围绕大荒,不知是否想再度投身入大海。可这大海已孤寂,无论海中荒兽还是海兽都寥寥无几,他再也见不到鼎盛时期的海中世界,那时的繁盛,已被陆上的生物抢走,由语尚言造成。
起始大帝存在三万年的意义就是复仇,可怒而撞月的结果便是随月一同飘于大荒外。这样的结果,似并不是真正的结局,因为结局该美好一些,若不算特别美好,便是还未到最后。
阿烛这么劝服自己,同时等待着,等着一场极大的改变。可夏萧不知何时醒来,阿烛作为一位落入凡尘的神,可以帮夏萧突破大荒桎梏,因为她感受过那种感觉,但关于晋入问道的事,她的确不懂。
师父曾说,问道境界在于寻找属于自己独特的道。这个境界称为问道,也为寻道。等自己的道找到,便可得到大荒呼应,实力空前提升,与参天有着极大不同。而其上云巅,一定程度已摆脱大荒修行的束缚,等到超越自身,甚至摆脱大荒束缚的可能。
当初胡不归给阿烛讲这些时,她并没有怎么听,只记下这几句话,因为她没想到自己能走到这一步,还如此之快。可机遇就是如此,当一些事情到来,想走得慢都不行。可她的脚步,的确跟上了大荒的步伐,极为迅速。
决定不再寻找语尚言后,阿烛就坐在夏萧身前看着他,等着他突破当前境界,到达问道。夏萧向来不会辜负他人的期望,很快便苏醒过来,兴高采烈的说:
“我触碰到问道的门槛了,我也找到自己的道了。”
“快要晋级了吗?”
“快了!”
天气逐冷,夏萧拉着阿烛的小手,感受到一股极为可心的温暖。而后,他又继续开始修行,这等专注,令阿烛觉得少许无奈,可谁让他选了这么一个痴狂的人?
既然选择,便无怨无悔的等待。只是在漫长的等待中,阿烛看向其外,似想知道以外的世界怎么样了。
阿烛俏皮的闭眼,嘴角微微上扬时,整个大荒都在其眼中。阿烛兴许没发觉到,可太强的人,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只是她一离开,所谓的平衡就会打破。可平衡的制定,总会由一些特殊之物的出现重新补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