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txt-第1203章 我大明的男兒死絕了嗎?分享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徐明武木然地坐在圈椅上,静静地听着两派人激烈地论战。
御座上,朱慈烺看着双方吐沫横飞的争论,只是微微一笑,为自己斟上一杯茶,低着头小口小口地品着。
徐明武见天子对此事如此冷淡,心中一酸。
他清楚,此事最关键的还得看皇帝陛下。
天下是他的,闺女也是他的,如何决定,只有他能一言而断!
徐明武要做的,就是要说服皇帝!
他索性不管杨士聪他们的争论,也不管自己的身份适不适合参与此事,当即站起身来:“陛下,臣有话说!”
众人愕然,停止了争论,纷纷看向末端的徐明武,好几位阁臣眉头大皱,暗道这孩子不知好歹。
朱慈烺看了一眼徐明武,富有深意地点点头,微笑道:“说。”
徐明武鼓起勇气,转身对杨士聪道:“杨阁老身为一国首辅,往往会站在整个国家的利益面上考虑,政治上的想法可能就会多一些,下官说的可对?”
杨士聪点点头,笑道:“那是自然,这是我们身为阁臣的基本职业操守,宣武将军有什么话不妨直接说。”
徐明武语气坦坦荡荡地说道:“下官冒犯的说一句:下官以为,此事不能光考虑国家利益,重要的是保证整个国家团结一致,一致对外!”
他接着道:“下官身为军人,考虑问题会比较简单,下官觉得军方的同仁们大多也是这样,和亲,下嫁公主到藩属国,以达到开疆的目的,必然会引起一部分军方大臣的不满!”
徐明武说完这番话后,心中“嘭嘭”直打鼓,不知道这番话会有什么反应。
杨士聪微微一笑,端起茶盏吹了一口,轻轻喝着,然后不紧不慢道:“既然宣武将军提到了军方,那本官就说说暹罗的战略重点。”
“这些年来,我大明通过数场对外战争,拿下了广袤的海外领土,吕宋、爪哇、安南、真腊、缅甸、婆罗洲、苏门答腊,澳洲,开启了全面经营南洋的航海时代。”
“目前,在南洋只有暹罗一国不是我大明国土,而恰恰是暹罗国,逐渐成了西洋人对付我大明的桥头堡!宣武将军可知道暹罗目下的国内形势?”
徐明武想起了南钦璃的情报,于是回道:“下官略知一二,暹罗国王那莱王与西洋人关系密切,尤其亲近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
杨士聪摇了摇头,笑道:“宣武将军对暹罗的局势了解的过于浅显了,据我们了解,那莱王宠信一个叫华尔康的希腊人,施行向西方积极开放的政策。”
“在华尔康的劝说下,那莱王答应了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割让曼谷和墨吉给法兰西,也就是说,我们近在咫尺的家门口,继英吉利之后又将会出现一个潜在的敌人!”
杨士聪品了口茶,继续道:“好在我们内阁及时得到了情报,并已经采取了反击措施,设法让暹罗王子拍佩拉说服了那莱王,才让这两个地方作为明面上的娉礼,割让给我大明。”
说完,杨士聪笑眯眯的看着徐明武,并示意鸿胪寺卿方以智补充一下暹罗的情况。
方以智身为外交大臣,对世界各国的情况了解的非常详细,只介绍了三个人便大致理清了暹罗的局势。
目前那个叫华尔康的西方人,被在暹罗的英国商人举荐,进入暹罗王室担任王室的御用翻译官。
这个家伙口才很棒,很快取得了暹罗宫廷的信任,掌握了财政和外交大权,并亲近法兰西成为路易十四代言人。
路易十四加冕后,一心想强盛法兰西,急切的想要像尼德兰一样寻求海外利益。
他觉得大明经常将海军舰队开到法兰西的家门口,这是朱天武对他太阳王的挑衅,因此也打算将法军派往大明的家门口。
为了贯彻这一行动,路易十四册封华尔康为法兰西伯爵,全权负责法兰西在东方的事务,核心就是暹罗。
暹罗国处于中南半岛中心地带,南半部就在马来半岛上,像条尾巴一样,一直向南伸到马六甲海峡北岸,渡过一百多海里的海峡,就是苏门答腊岛。
这么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一旦法兰西与大明发生军事冲突,法军便可以如呃喉一般,不惜一切代价掐断大明的马六甲海峡通道,逼大明谈判,掌控主动权。
由于华尔康的极力劝说,以及亚派耶脱王子为首的亲法派的支持,暹罗王那莱同意了法军进驻曼谷和墨吉的要求,但此事遭到了王储拍佩拉差为首的亲王派坚决反对。
拍佩拉差王子是暹罗的象军统帅,又在暹罗国内有着众多保守派贵族的支持,以及大明的支持,他的意见很重要。
而且拍佩拉差王子扬言会娶大明公主为妻,成为大明皇帝的女婿,最终那莱王迫于大明的压力,暂时撤销了让法军进驻曼谷的要求,并将曼谷和墨吉作为娉礼割让给大明。
听了这些国际形势和朝廷机密,徐明武恍然。
原来暹罗国的局势如此恶劣,内阁也已经跟暹罗谈好公主婚嫁的条件了,曼谷和墨吉只是明面上的定金,等昭阳公主嫁过去后,再支付整个暹罗国!
一时间,徐明武心乱如麻,内心渐渐的焦躁了起来。
这他妈不就是卖公主吗?
徐明武沉下脸道:“既然暹罗王如此不识好歹,法兰西又这般狼子野心,下官以为,光靠政治谈判是无用的,特别是拿一位公主作为条件来换!”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起點-第1203章 我大明的男兒死絕了嗎?
杨士聪似乎是失去了耐心,冷然道:“小儿浅见,和大明相比,暹逻文化落后、经济落后,并入我大明后,他们可以迅速的接受大明的文化,以很快的速度被大明影响和同化,这要比武装侵略、打下来的暹逻效果好得多!”
“下官不敢苟同!”
徐明武坚持道:“陛下曾言,我煌煌大明的每一寸国土,不是别人凭白送来的,都是靠武力一寸寸打下来的!”
这一番话说完,大殿里一片沉寂,反对和亲的几个阁臣都把嘴巴闭上了,静静看着徐明武这个愣头青与杨士聪互怼。
朱慈烺反复地看着他们两个争论,微微露出了一点笑意,他又多看了徐明武几眼。
徐明武的余光注意到了这一切,他鼓起勇气接着道:“与暹罗国和亲,看似我们占了很大的便宜,实则是牺牲了昭阳公主,牺牲了公主殿下一辈子的幸福!”
杨士聪猛然站起,喝道:“放肆!这是御前议事,什么牺牲一辈子的幸福!黄口小儿,还不退下!”
徐明武似乎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咬牙道:“我大明帝国的军队所向披靡,威震天下,如今却要靠一个女人来开疆?我大明的男儿死绝了吗?”
“放肆!”
“大胆!”
几位阁臣拍案而起,指着徐明武怒斥连连。
徐明武丝毫不惧,挺着摇杆大声道:“大明的将士,可以流血牺牲,但不能用一个女人,来换取天下!”
…….
暹罗王子的名字改了一下,之前一章那个名字写错了,那是个亲法派,这章出现的是亲明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