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仙師無敵 txt-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再入靈脩(二十三)推薦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仙师无敌
“惭愧啊,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啊。”新日藤野坐到了桑拿房的台阶上。
这个桑拿房的一边墙壁上,放置了木炭盆,火红的木炭正散发着灼热的气息。
“水里馆主,你在这么酷热的环境里打坐,不热吗?”庞小南没有看到一个外人,心想这也许是水里四十九的专用场所。
“越是恶劣的环境,打坐的效率更高。”水里四十九站了起来,加了一瓢水到木炭上。
水气滋滋滋的在木炭上蒸腾,然后挥发到了密室的空气里,把人的毛孔瞬间逼出了汗水。
“想必这就是水里馆主的办公室吧?”
新日藤野坐着没动,任由身上汗流如注。
“没错,想必新日馆主的办公室也是为喝茶而设置的吗?”
“是啊,我们都是干一行爱一行的人,办公室不过就是个摆设,寓情于工作才是最好的地点。”
水里四十九哈哈笑了两声,“连新日馆主都没打赢南小庞兄弟,想来南小庞的武功已经是深不可测了,我大胆猜测一下,南小庞兄弟应该是宗师巅峰吧?”
水里四十九的猜测确实非常大胆,这个星球上,能够达到宗师巅峰的人,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这练功升级就好比做官一样,越到上面,越是困难,国家总统只有一个,可是州长却有几十个,就是这个道理。
宗师巅峰,就相当于是总统,宗师巅峰的下一级,是高级宗师,高级宗师要想晋级宗师巅峰,也许一辈子也跨越不了。
能够达到宗师巅峰的人,一定是天赋加努力都很优异的人,夸张一点说,那就不是人。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仙師無敵討論-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再入靈脩(二十三)展示
但是水里四十九这么猜测,又是有道理的,因为他跟庞小南交过手,庞小南的功力深不可测,虽然他不知道宗师巅峰到底是个什么水准,但是庞小南的实力实在是过于可怕,他只能往最不可思议的地步猜测。
庞小南也没有否认,他只是不置可否的笑笑:“水里馆主,不管我是什么水平,你答应过请我搓澡,我还是信守诺言的过来了。”
“哈哈,南小庞,我为了等你过来,今天所有的客人我都推掉了,所以我在这里打坐。”
要是想接客,水里四十九每天会有接不完的生意,毕竟霓虹国第一搓澡师的名声不是吹的,谁都想有机会领略一下顶级的搓澡享受。
“那我还真是受宠若惊了。”庞小南很想领教一下水里四十九的搓澡功夫。
“请!”水里四十九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庞小南可以趴到桑拿房正中的木床上。
这里是水里四十九接待重要客人的工作场所,一般要预约几个月才能享受到他的服务,不过今天,他推了所有的预约,只为等到庞小南。
水里四十九打了一盆热水,来到了床前,又转身对坐在阶梯上的新日藤野说:“新日馆主,既然来了,等下我也给你搓个澡,希望你不要嫌弃。”
“不胜荣幸。”新日藤野在闭目养神,听到水里四十九的话语嘴角微微扬了一下,但是眼睛还是没有张开。
水里四十九开始给庞小南搓澡,不得不说,他的手法实在是高超,庞小南感到浑身每个毛孔都感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
“南小庞先生,能够给我说说你为什么有这么高超的武功吗?”
水里四十九虽然主业是搓澡,但是也是武道中人出身,他今天之所以请庞小南搓澡,就死希望庞小南能透露一些修炼的法门。
“这个嘛,也是随缘。”
庞小南也不是故作高深,这是他的真实体会,因为他经历了这么多,还真不是他主动要求的,好像冥冥之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推动他向前。
“怎么叫随缘,难道你没有花过精力去主动修炼吗?”
水里四十九当然不相信庞小南的说辞,为了提升修为,哪个武道中人不是绞尽脑汁呢。
说随缘,就好像你去泡妞,没泡到就说是缘分没到那样,自欺欺人。
“我呢,也确实努力过,但是我最后发现,努力没有选择重要。”
“此话怎讲?”
“这个故事我跟新日馆主说过,那我就再跟你说一遍吧。”
庞小南把那个自己练功的经典谎言再次复述了一遍。
“那你真是遇到了世外高人。”
这是每个听过庞小南故事的人都会说出了一句经典台词。
“所以你看,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我要是遇不到我的师父,我现在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少年。”
庞小南对自己一开始编的这个故事十分满意,他已经靠这个故事骗过了很多打探他历史的朋友,关键是,这个故事经得起推敲,哪个人能够在十几岁的年纪不如武道初阶呢,如果不是走了狗屎运的话。
“看起来,我们之间也是缘分了。”
水里四十九的手法不是很粗鲁,但确很到位,搞的庞小南莫名的舒服,却又徘徊在痛苦的边缘。
庞小南忍着不发出那种听起来很让人遐想连篇的声音,但是他想到了一个暧昧的问题。
“水里馆主,你会接待女客人吗?”
“也会接一些,但是尽量不接。”
水里四十九手下突然用力,差点没把庞小南扭的窒息。
“诶,你轻一点啊,你这有点像公报私仇啊。”
庞小南来之前就想过,水里四十九请他搓澡,会不会趁搓澡的间隙谋害他。
“你放心吧,我可是有职业素养的,你问问在我这里出去的客人,有谁不想再来一次的。”
“你接客人的标准是什么啊?”庞小南突然觉得这种顶级技师其实也是很风光的,有人为了等到这一刻,只怕也等到了望穿秋水。
“没有什么标准,只要你愿意等,愿意花钱。”
“那请问,你给客人搓一次澡,收费多少啊?”
“8888。”
“我靠,你这是抢钱啊。”
一般的搓澡工,能赚到88的工钱已经算是有些名气了。
“抢钱?我要是不收这么多,我得累死。”
这时候新日藤野发话了:“小兄弟啊,你是不知道水里馆主的苦啊,就算收这么多钱,他每天还是忙的不可开交,都要推掉好多客人。”
水里四十九诧异的看着新日藤野:“新日馆主,你怎么知道我这边的情况的?”
“我们怎么说也是兄弟单位,你的苦,我也有体会的。”
新日藤野每天要应对的客人也是一大把,虽然他是一个糟老头子,但是客人们还是以和他喝茶为荣,茶馆里那么多年轻漂亮的茶艺师,都没有他吃香。
“你来这里是为了找日不落哦多桑的吧?”
水里四十九问庞小南道。
“没错,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我们平时很少见他。”
“你们这些坐馆不用管理日常事务吗,连老板都见不到。”
“坐馆的意思只是起了个招牌的作用,管理有专人的。”
新日藤野接过话去,“我一个老头子,还管生意好不好招人什么的,那太累了。”
“这么说来,我要见到日不落哦多桑,还得碰运气咯。”
庞小南来这里的目的没达到,还是有些不甘的。
“你真要找他,我可以帮你约一下。”水里四十九说,虽然平时很常见,但是他们几个坐馆是有办法随时联系到日不落哦多桑的。
“好的,麻烦你帮我约一下,就明天吧。”
“明天什么时候?”
“还是这个时候。”
在水里四十九那里搓了个澡,庞小南浑身舒畅的从洗浴馆出来,开着车子回家了。
一到海龙小区,庞小南就看到琼苑青在门口徘徊。
“你在这里干什么?”庞小南摇下了车窗。
“我等了你一天电话,你去哪了?”琼苑青有些生气。
“怎么,找我有事?”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仙師無敵-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再入靈脩(二十三)
“你答应过我今天打电话给我的。”
“是吗?”庞小南这才记起昨天的承诺,“我给忘了,上车吧。”
庞小南把琼苑青载回了家,问道:“找我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在家无聊,想来你这里走走。”
“我说老板娘,你不要一从工作中解脱出来,就老是盯着我,你得把目光放长远些,走出华海市,走出华国,走向世界。”
很多人刚刚退休的时候,是不太适应,每天无所事事,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看了琼苑青还不知道怎么安排自己的业余生活。
“那你带我走出去啊。”
“我带你走?你又不是没有脚,自己不会走吗?而且我很忙,哪有时间带你到处跑。”
“你忙你的,我又不妨碍你。”
庞小南看到了琼苑青旁边的琼小黑。
琼小黑好久没见庞小南,不断的往庞小南脚上蹭。
“老大,你去哪里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主人每天在家里魂不守舍的。”
庞小南抱起琼小黑,对琼苑青说:“你先去做饭,我和小黑叙叙旧。”
“哦,家里还有菜吗?”
“还有吧,在冰箱里。”
庞小南抱着琼小黑坐到沙发上,拍了拍它的头:“你主人是不是爱上我了?”
“应该是吧。我不太懂你们人类的爱情。”
“哈哈,你们狗类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啊?”
“我们一年也就起心动念一回,哪有什么爱情,我们只是本能。”
“你主人带你去美容院没有?”
“很少去,一个礼拜最多去一回。”
“那说明美容院的经营已经上了正轨咯。”
“不过主人在家倒是经常做饭了,我最近都没看到他点外卖吃。”
“是啊,你主人的手艺还过得去。”
“老大,这回你不走了吧?”
“会走,很快就会走。”
“那要不你带上我们一起走,我在家也很无聊的,我想出去玩。”
“带你们多不方便,我去的地方很危险的。”
“干什么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呢?”
“好玩啊。”
“那我也要去。”
“别闹。”
这时庞小南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陶叔打来的。
“怎么了,陶叔?”
“小南啊,华海市的金刚机甲展示大厅没有了多余的机甲,摆的都是没有弹药的展示品,最近销量太好,没有了库存,如果你要换,就要从霍拉马临时发货,你看……”
“太麻烦了,”庞小南思索了片刻,“这样吧,不用发货了,我自己去霍拉马一趟。”
吃饭的时候,庞小南跟琼苑青说:“我最近要去一趟霍拉马,你要不要去?”
“好啊好啊。”琼苑青开心的喝了一口汤。
庞小南决定戴着面具去霍拉马,把金刚机甲的事情搞定,然后找公输鲁了解一下在灵修界建立武器中心的可能性。
第二天,庞小南如约来到了日不落武道馆,首先,他去见了新日藤野。
“老人家,我来蹭茶喝了。”
“哈哈,别说蹭不蹭的,你能来,就是蓬荜生辉啊。”
新日藤野招呼庞小南坐下,然后开始亲自泡茶。
“日不落哦多桑来了吗?”
庞小南还是很关心自己的目的。
“他来了,而且就在武道馆等你。”
“行,那我喝一泡茶就过去。”
“不急,慢慢喝。”
“你的老板在等我,你竟然说不急。”
“什么老板不老板的,你是朋友,朋友来了自然要招待好。”
“对了,日不落哦多桑是用剑的吧?”
“是的,不过他一般不轻易用剑,除非对手太强大。”
在新日藤野这坐了十几分钟,喝完了一泡茶,庞小南起身往武道馆去了。
新日藤野送庞小南出了茶室,叮嘱道:“你要小心。”
庞小南回眸一笑:“放心吧,打完架我再来找你喝茶。”
庞小南迈入武道馆,发现这里人山人海,似乎都知道等下有好戏看。
“快看,我南小庞来了。”
立即有人认出了庞小南,庞小南还是戴着昨天那个面具,昨天在场的很多人今天也在场,因为武道馆似乎走漏了消息,让大家都知道今天庞小南和日不落哦多桑有大战。
其实并非走漏的消息,是日不落哦多桑故意让人放出的风,他要在众人面前狠狠的羞辱庞小南。
“南小庞昨天一连打败武道馆的几个坐馆,实在是厉害啊,今天又来挑战日不落哦多桑,看来是胸有成竹。”
“你猜谁会赢?”
“难说,南小庞的实力目前还不清楚,不过日不落哦多桑可是打遍了华海市无敌手,两人实在是都非常厉害。”
“我猜南小庞会赢。”
“没那么容易,我还是看到日不落哦多桑。”
“是吗,敢不敢打赌?”
“赌就赌!”
“来来来,押注啊,买定离手。”
当场就有人开起了赌局。
庞小南穿过人群,来到了擂台边,他看到了一个英俊的穿着和服的年轻人坐在场边,于是就小声的问了他一句:“帅哥,你认识日不落哦多桑吗?”
年轻人回头看了庞小南一眼,回答道:“我就是日不落哦多桑。”
庞小南做出夸张的表情,说:“你是日不落哦多桑?我还以为日不落哦多桑是个中年大叔呢。”
“你是谁,你也是来看热闹的?”日不落哦多桑没有理会庞小南,继续凝视着擂台的方向。
“我是来和你打架的。”庞小南淡淡的说。
日不落哦多桑惊奇的回过头,仔细的打量了庞小南上上下下,“你就是南小庞?”
“没错。”庞小南没有理会日不落哦多桑的眼神,也注视着擂台的方向。
刚刚庞小南已经放出灵识探查了日不落哦多桑的功力,他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
“既然来了,那我们就上台吧。”
日不落哦多桑站了起来,从容的走上了擂台。
庞小南跟在后面,也上了擂台。
“要开始了,要开始了……”
台下立马喧哗了起来。
两人相对而立,日不落哦多桑问道:“听说你昨天连败我几个坐馆?”
“侥幸罢了。”庞小南谦虚道。
“你知不知道,过分的谦虚就是自大,赢了就是赢了,无需谦让。”
“哈哈,是赢了,怎么,你害怕了?”
“该害怕的是你吧,你知不知道,华海市的武林我打遍了,一直没遇到对手,你知不知道独孤求败的滋味?”
日不落哦多桑的语气一直不疾不徐,看上去十分的镇定。
看来,庞小南打败他的几个坐馆,并没有让他感到害怕。
“日不落哦多桑,你先别嚣张,高手在民间,你打败的那些场面上的高手,不一定是真正的高手,你原来也是华国人,你难道不知道华国的高手如林吗?”
“你可以叫我范特明,这是我以前的华国名字。”
“范特明,嗯,这个名字好记多了。”
“南小庞,听说你是自学成才,如果真的像你所说的,那么你的天赋实在是够好。”
“你也不错,看起来你比我大不了几岁。”
“我已经三十八了,你应该还不到三十吧?”
“年纪不重要,很多人一辈子都达不到你的高度。”
“好吧,我们闲话少叙,开始比武吧。”
“来吧。”
庞小南冲范特明勾了勾手,示意他先进攻。
范特明踩着木屐一跺脚,然后向前一冲,转眼就到了庞小南的面前,冲出了雨点般的拳头。
范特明的进攻很实际,一点都不花里胡哨,招招都是杀招,直接打人体的各个要害。
庞小南频频躲避,范特明倒是半点好处都没得到。
接着,范特明开始手脚并用,进攻的速度再次升级,台下的人只能看到残影。
两个人在台上变成了两团旋风,离擂台近的人只觉得脸上凉飕飕的。
“哇,这速度,简直是绝了。”
“现在完全看不清它们的动作了。”
“昨天南小庞和新日藤野打的时候,也是这种情况。”
“高手对决,你说好看吧,又看不清,你说不好看吧,又实在是精彩。”
“等他们的动作慢下来,我们就看得清了。”
范特明在强攻了一阵后,终于摸清了庞小南的实力。
擂台上两团旋风中的一团跳了开来,范特明主动退出了进攻。
要想靠拳速打赢庞小南,范特明觉得是没有可能了,就目前的情形来看,范特明知道庞小南的实力不比自己差。
“我们该用武器如何?”范特明不得不使出自己的绝招—剑道。
就像新日藤野说的,范特明一般不用剑,用剑就意味着对手的实力太强。
“哇,日不落大人要用剑了!”
“他好像不轻易用剑的,能看到他用剑的场合实在是不多,今天真是大饱眼福了。”
“看来这南小庞确实是实力不俗,竟然逼的日不落大人用剑了。”
“我记得上次日不落哦多桑用剑还是对阵华海市的宗师陶叔,那次把陶叔伤的够呛,现在陶叔好像还躺在床上下不来。”
“这回南小庞也怕是凶多吉少了。”
庞小南的嘴角升起了一抹微笑,“你想用什么就用什么吧,我不介意。”
庞小南对范特明的建议表示欢迎,他今天来,就是要当着众人的面,打败用剑的范特明。
“你也可以使用武器。”范特明让下属送上了他的宝剑。
“我没有使用武器的习惯,”庞小南摇了摇头,“对付你赤手空拳足够了。”
“够嚣张,”范特明冷笑一声,“别到时在我面前跪地求饶!”
范特明双手举剑,朝庞小南挥了过来。
有了长刀的加持,范特明的进攻更加犀利,有好几次都差点劈到了庞小南的身上。
台下的观众看的是心惊肉跳,“这要是劈中了怎么办?”
“是啊,他们好像没有签生死状,到时候南小庞要是死了,日不落大人可是要吃官司的。”
“不会的,日不落大人在华海市手眼通天,失手杀死个把人应该不是问题。”
“说不定南小庞的来头也很大呢。”
“呀……好险,这回又是差一点。”
范特明越战越勇,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庞小南的颓势。
“哈!”范特明高高举起长刀,朝庞小南的头部狠狠的劈砍了下去。
他这一招势在必得,因为他是趁庞小南最薄弱最虚弱的时机砍出的这一刀。
长刀在空气的挤压下发出呲呲的震荡音,众人都低声的惊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