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293、吳王府熱推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更重要的是,他让猪肉荣两句话说的没自信了。
因为猪肉荣说的确实在理啊!
金陵城之所以能被称为繁华之地,就是因为百姓富裕,有钱人多!
不管是三和的梁家还是王家,放在金陵城都不够看。
甚至胡板泉自己都亲口承认过,他这身家在金陵城连个中等的茶商都不如!
更遑论跟那些布商、粮商、盐商相提并论了!
毕竟江南世代安稳,少有战乱,做什么生意来钱都快。
而三和土财主们虽然有海贸和盐利,但是不稳定!
今天挣十万,明天可能就全赔个精光。
大部分钱财都是靠自己辛辛苦苦攒下来的。
茶馆的人越来越多了,猪肉荣与将屠户的左右皆坐满了人,大多数都在议论中午薛同吉被问斩的事情。
“想不到薛家也会有今天…..”
好看的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293、吳王府熱推
“就是,就是,看到那王八蛋的脑袋落下来,老子今天都不知道有多开心。”
“世道好轮回,果真是恶有恶报…..”
“还有那顾卓,平常不可一世,咱们这些年可真是受足了气……
听说薛家、顾家还全被抄家了?”
“顾家、薛家又怎么样?
吴王都被抄家了!
前些日子你们是没看到啊,上千三和官兵围着的,蚂蚁都没能跑出来一只,抄的干干净净,据说吴王已经被押解进都城了。”
“还真别说,这个和王爷还真够狠的……”
“这年头啊,可以没本事,但是不能没眼力劲啊!”
“不管怎么样,跟咱们没什么关系,该怎么样过日子还怎么样过日子。
知府大人也说了,和王爷对金陵城的人就四个要求:不杀人,不打人,不偷人,不骗人…..
老子安安稳稳的,别人不来害老子,老子就烧高香了,又怎么可能去害人?”
茶馆里的人各抒己见,一时间人声鼎沸,讨论的不亦乐乎。
听见有人谈论和王爷,将屠户与猪肉荣侧耳听着,但凡有一句对王爷不敬的,他们二人就准备拔刀。
好在这帮人还算识相,并没有什么大不敬的话。
两人听了一会后,结了茶钱,直接就走了。
雨一直淅沥沥的下到下晚,才慢慢停了下来。
林逸站在曾经的吴王府门口,看着已经变成“和王府”三个大字的牌匾,感慨道,“吴王是故意给自己找不自在啊,非犯到本王手里,何苦来哉。”
小喜子道,“王爷饶了吴王府诸人,只发落了吴王,已经是天大的恩德。”
“本王当然慈悲,这是毋庸置疑的。”
林逸背着手,最后看了一眼门口的汉白玉石狮后踩上高高的台阶,从正门进了吴王府。
吴王府是沿着中轴线建的,进一个门就算一个院子,十进十出,气势恢宏。
林逸走到后院,便看到了造型别致的亭台楼阁,敲了敲旁边的廊柱,咬牙切齿道,“金丝楠木,真他娘的有钱,申大人,这是逾制了,真计较起来,你们这些当地官员,就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看到这座宅子后,他对三和的和王府彻底没有一点念想了,与这里相比,那就是个比普通人家稍微大一点的宅子,跟富贵、奢华完全不沾边。
“卑职有罪!请王爷恕罪!”
申俊儒噗通跪下后,大着胆子道,“不过下官以为,吴王无心插柳柳成荫,也算是做了好事一桩。
和王爷天之骄子,这样的宅子倒是恰好配的上王爷您!”
“申大人说的是!”
小喜子赶忙附和道。
申俊儒听见小喜子的声音后,长舒了一口气。
自己终究是赌对了。
“如果本王没看错的话,附近几间房子全是金丝楠木,太奢侈了,”
林逸一路走一路敲敲打打,“申大人,跟彭大人说一声,记得给皇上奏折,逾制一定要严惩啊。”
彭龟寿这家伙现在还能活着,林逸就看中他这点用途了,能作为他与皇帝老子的沟通桥梁。
申俊儒赶忙道,“卑职遵命。”
心里无奈,这是怕吴王入都城后死的不够惨吗?
林逸见荷花池里面有金鱼,笑着道,“这点吴王跟本王一样,喜欢养金鱼,很是不错的。”
荷花池里的金鱼听见人的动静后,不但没有受惊吓,反而成群结队的游了过来,在水里欢呼雀跃。
“就是品味不好,没有几只品相好的,”
林逸凑近后看了看,然后摇头道,“看来也是附庸风雅之徒。”
小喜子也朝着荷花池看了两眼,硬是没看出这里的金鱼与白云城和王府里的有什么区别!
但是还是笑着道,“天下间有王爷这养金鱼品味的,自然寥寥无几。
王爷放心,小的等会就让人给抓了,回头再找极品的金鱼。”
林逸道,“不用,池塘大着呢,都留着吧。
回头让人好好归置一下,让娘娘和公主搬进来。”
布政司衙门虽然够大,也可以住人,但是显然没有吴王府住的舒服。
所以,他准备带着老娘和妹妹来这里住。
小喜子道,“是。”
林逸接着道,“都城里最近传出来什么消息没有?”
小喜子道,“宋城和罗汉从都城里出来了,还带着那断了胳膊的于小春。”
林逸道,“那就好,能活着比什么都强。”
小喜子接着道,“刑恪守先生在路上生病了,耽误了一些日子。”
林逸皱眉道,“一路是谁照顾他的?”
小喜子道,“是小师妹洪安,善琦大人命她为吴州布政司衙门总捕头。”
“洪安啊,”
林逸突然感慨道,“时间过的可真快,这小姑娘都十六七岁了。”
“全托王爷的福,这姑娘才有如今的造化,”
小喜子笑着道,“不过,这姑娘自己也是争气的,没让王爷失望。”
“还是你这师父操心的多,”
林逸笑着道,“本王可什么都没管,没有期望,也无所谓失望。”
一旁的申俊儒低着头,听得一字不漏。
总感觉这信息量有点大。
但是,他肯定了一点。
即将到任的总捕头是洪应那个死太监的徒弟,而且还非常得洪应的喜欢。
那个死太监的权柄有多重,他是知道的。
这意味着,这个洪安是自己惹不起的。
至于刑恪守,更不用说的,人家和王爷都是敬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