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重返1990 愛下-第一百二十章 再次與張文博見面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那小子从年市回来了吗?”
张文博看了眼,身旁的林富山问道。
“回来了,回来也有两天了。”
“既然,那他怎么还没有来找我?”
“他确实没有来找老板,而且好像还没有把合同什么的当回事,第一天跑回家,第二天就跑到学校里面做演讲……”
“你说什么?跑到学校里面做演讲?你是当我白痴还是当他白痴?”
张文博自然是不会觉得事情这么简单,顿时眉头一紧。
他相信陈东青不是白痴,不可能不知道那个合同的意义,还浪费时间在学校做演讲,简直是一派胡言。
那自己也肯定不是白痴,怎么会意识不到其中有问题。
“那老板……你觉得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是让你看着吗?你现在还问了我,这是怎么回事?”
张文博怒瞪了林富山一眼,林富山不知所措的笑了笑。
“你还好意思笑,赶紧带我去跟他谈一下,看看他在搞什么鬼!”
“是,老板,我这就带您去。”
林富山赶紧答应,将方向盘一摆,往陈东青如今租借的仓库开去。
“如果身边的手下要全都像陈东青那样有才,我们公司早就腾飞起来了。”
张文博有些愠怒地说着,心中也有些着急。
他出这招,就是为了逼陈东青做自己的销售经理,他自认为给出的条件可不低了,对一个农民来说。
张文博可以再退步,在这件事情上,他就是想拿下陈东青这个人,当然……如果得不到,那就毁掉。
他不能放任一个花招百出的家伙,在商界纵游,所有不被他约束的人,都可能会是他的敌人。
这是张文博父亲对他的教育,商界的野兽法则。
只有成为唯一的狮子,才能成为纵横商界动物世界的王!
他出此策,是为了和陈东青好好谈判,让自己处于优势位置,只要一谈拢,让陈东青做了他的手下。
那么温养手下是张文博最为擅长的技能,让手下得到相当的好处,营造假势,让手下庆幸于身处的位置……
抹去手下的兽性和野心,翻涌出手下的奴性,便很好的操纵住了他们。
他有信心,在招揽陈东青之后,消磨掉他的野心,最后成为他的奴隶。
一般的农民,怎么会拒绝他的要求,要想知道,如果不接受自己的条件,那就是一切从头开始!
陈东青就只不过是一个小农民,妄想从一个小农民发大财!
他靠什么积攒资本,靠打工吗?那又有什么工作,比销售电脑还要来钱快呢?
这么简单的选择题,陈东青都不会选择吗?
想到这里,张文博嘴角忍不住扬起,他不信陈东青会拒绝他,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简直太艰难。
……
张文博的车子,停在了那个仓库外几十米的位置。
车里的张文博看看旁边的车窗,是条马路,边上是些民居,往前一看,前面排队排了不少的人。
“这怎么回事啊?”
张文博觉得事情不对劲,上次见到这么多人排队,正是东青科技那网吧才见到。
这下子,怎么会有人在陈东青所在的地方排队?果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还没等林富山回答,张文博便厉声骂道。
“叫你盯紧一点,怎么连他们在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他们这肯定是有大动作啊!”
随即,张文博便一把把车门打开,双手插兜径直往队伍的源头走去。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张文博相当气愤的走在前头。观察着队伍里的人群都是些什么人。
在排队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年纪大些也不过30岁,召集每一批人群的动力到底是什么?
张文博边走边观察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年轻人的气质和普通的工人不太一样。
这些在排队的人瞧一眼,就知道他们应该是在象牙塔里的大学生,甚至还有的人手里抱着英汉词典在背。
看见这场面张文博更加疑惑了。
“东青,那王八蛋来了。”
刘大海突然喊了这么一嗓门,将队伍和张文博都吓得一惊。
说时迟那时快,刘大海和方文杰突然就出现在了张文博身前,两个人怒目圆睁的看着张文博双手紧攥着拳。
“你这个不讲道义的家伙过来干什么?是不是想找打?”
正说着,刘大海便举起了拳头,做事就要往张文博脸上招呼去。
张文博虽然反应过来,身子微微一颤,本能反应让他退后一步,但他却用意识不稳住了自己,没有退后半步。
他清楚陈东青肯定是做了些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来应对他的计划。
在看见刘大海朝他挥拳,那短短的一瞬间内,他便想好了怎么利用刘大海这一拳来威胁陈东青。
如果刘大海这一拳砸到他的脸上,他便要告这个刘大海故意伤害,以此来威胁陈东青。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重返1990笔趣-第一百二十章 再次與張文博見面展示
犯法坐牢落案底,可比欠钱的威胁,来得好使。
就在刘大海的拳头落在张文博脸上的最后一瞬,陈东青及时摁住了刘大海的手。
“张老板别来无恙啊,竟然给我开这么大一个玩笑。”
陈东青见到张文博,并不像刘大海他们一样激动,而甚至笑脸相迎。
“东青,你不用怕他,我一定要打他一顿!不然放不下这火头!”
“没错,我也气不过,我不打他一顿我都不爽!”
刘大海和方文杰两个人撸起袖子,作势就跟张文博要大干一仗。
但是张文博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站在陈东青面前等着拳头落下,脸上的表情,就是不屑,让人恨不得立刻暴打他一顿。
“都退下,我来说话,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后头正缺人帮忙。”
陈东青的语气过分的平静,反倒让人听着有种害怕的感觉。
强大的人总是善于隐忍,在该爆发的时候也会爆发的很厉害。
或许是被陈东青的气场给震慑了一下,刘大海和方文杰都愣愣地收了手,转身走回去帮忙。
“张老板,张老板,这一次你找我有何贵干呢?”
陈东青脸上没有半点不悦,反倒是堆满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