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 線上看-第五百六十九章 大日川地下城鑒賞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与此同时,在通古西都的另一边,审判教派的总部里。
在审判教派的总部下,有一条漆黑的地道,此刻,审判教派的教主公鹏海,正独自一人走在漆黑的地道中。
除了公鹏海外,整个审判教派,几乎没人知道还隐藏着这么一条地道。
虽然地道没有灯光,但对于一个29级的审判者来说,有没有灯光都差不多,道路在他面前一览无余。
走了不到一分钟,漆黑的地道便到达了尽头,尽头有一扇木门,公鹏海轻轻一推,只听吱呀一声,木门便打开了。
穿过木门后,眼前是一处巨大的地下宫殿。
宫殿有四个体育馆大,高度更是有十米之高,在宫殿的墙壁上,都贴着黑色的瓷砖,一种沉重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放眼望去,在宫殿的地上有一个个鼓起的小包,走近看去,那些鼓起的小包竟是一座座坟墓,坟墓的数量大约有几百个。
宫殿内没有太多的灯火,只在一处僻静的角落,点燃了一盏微亮的灯光。
微亮的灯火摇曳,映照出一个盘膝而坐的人影,这是整个宫殿里,除了公鹏海外,唯一一个活人了。
公鹏海对着几百座坟墓行了一礼,这些坟墓是每一代审判教派教主的坟墓,他们死后都会被葬在这里。
在这处巨大的地下宫殿上,大日川的河水奔腾不息。
这是一处建造在大日川下的巨大宫殿,有几千年的历史,是审判教派中最为神秘的一处建筑,被称为大日川地下城。
在整个审判教派中,只有教主知道大日川地下城的存在,一代代教主口口相传,一直传到了公鹏海这一代。
行了一礼后,公鹏海朝着,宫殿里唯一一处灯火的角落走去,那里盘坐着一个苍老的人影。
走进了后,公鹏海甚至能听到那个人的呼吸声。
“大教主,我来了。”公鹏海对那个苍老的人影行了一礼。
在审判教派的等级中,最高的是公鹏海的教主身份,没有大教主这一等级。
这个大教主,就是在公鹏海之前的审判教派教主。
按理来说,根据审判教派的传统,直到上一任教主死后,下一任教主的候选人才会成为教主。
公鹏海就是下一任教主的候选人,正常情况下,直到眼前这位教主死后,公鹏海才会接替他成为审判教派的教主。
可是就在一个月前,这个审判教派的教主突然宣布退位,让公鹏海接替他的位置。
这在审判教派的历史中,几乎没有出现过。
面对前任教主做出的这么诡异的决定,公鹏海和审判教派的元老们,全都感到困惑不已。
但是前任教主执意要退位,无奈之下,公鹏海只能提前成为审判教派的教主。
这件事当时在朝会上,引起了不小的风波,不过后来南洋市血潮爆发,压过了这件事,公鹏海接替后做的有不错,审判教派基本没什么变动,这件事也就渐渐淡出了视野。
而这位退位的前任教主,就一直待在大日川地下城中,公鹏海就称他为大教主。
至于这位大教主为何突然要退位,没人知道答案,就连公鹏海问他原因,他也以沉默应对。
大教主突然退位的原因,就成了审判教派中的一个谜。
公鹏海说道:“最近通古西都发生了一些事。
皇室想要保住杜原,让杜原留在通古西都,制衡罗云功。在这件事上审判教派会支持皇室。
除此之外,刚才朝会结束后,皇室与我商议,江佐手里的不祥之晶,最好我们能拿过来。
我们决定在下次朝会的时候,向江佐许诺丰厚的酬劳,从他手里将不祥之晶拿过来。
只要不祥之晶拿过来了,江佐就出局了,酬劳的事可以慢慢再说。
暗元会那边最近没什么动静,自从暗元会在南洋市的血潮中失利后,最近几天收敛了很多。
我们一直在关注暗元会的情况,宋恒负责监视暗元会,一有情况就会报告给我们。
‘无源之水’沙漠的事,我准备把江佐手里的不祥之晶处理后,再联合皇室去一趟‘无源之水’,查明情况。”
公鹏海将最近通古西都发生的事情,都一一说了一遍,不过大教主似乎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整个过程中,大教主都没有说一句话,仿佛这些事与他无关,或者说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
等到公鹏海都说完后,大教主这才缓缓开口,他苍老的声音在空旷的宫殿中回荡:“我让你调查的江佐,有什么新的结果吗?”
听到这话,公鹏海有些错愕,他说了一大堆重要的事情,不祥之晶、暗元会、“无源之水”沙漠,哪一件事不比江佐重要?
可是大教主对那些事都充耳不闻,自己说了半天,结果大教主终于说话了,开口却提江佐的事。
这让公鹏海有些无奈,大教主是不是对江佐有些过分关注了?
公鹏海记得,大教主对江佐的关注,应该是在一个月之前,也就是大教主退位之后。
在大教主退位之后,就让公鹏海开始调查江佐。
那时候公鹏海知道江佐,是南洋市的一个后起之秀,手下有几百名审判者,江佐最大也是唯一的亮点,就是手里有很多的氦钵乙钛。
那些氦钵乙钛从哪里来,公鹏海不知道,不过公鹏海在帝国权力中心沉浮几十年,见到的后起之秀太多太多了。
帝国上百亿的人口,不缺天才,不缺奇人异士,江佐充其量只能算一个耀眼的后起之秀。
公鹏海几乎每年,都会看到有后起之秀从帝国某个角落升起,但是在皇权和审判教派的双重压制下,帝国几乎不可能出现新的大势力,这些后期之后,不久后都毫无例外的纷纷坠落了。
五百年来,朝会的格局基本没有改变。
五百年前,朝会是皇室和审判教派的会议,五百年后,也就是多了个暗元会而已。
当时的公鹏海对大教主的行为很不理解,江佐只是一个手下只有几百审判者的小势力,和审判教派这种庞然大物,根本没有可比性。
虽然在南洋市血潮的时候,审判教派只派了几十个审判者过去,但这并不意味着审判教派没多少审判者。
主要原因是因为审判教派的审判者,几乎都分散到帝国的各个角落,分散到各个城市。
近些年来死侍越来越多,每个城市的审判者人手非常紧张,实在抽不出人手去南洋市,而且根据以往的经验,血潮中派上百名审判者就足够了,所以审判教派才只派了那些审判者过去。
真要把散落在帝国各处的审判者,全都集结起来,审判教派的审判者有十万之多,20级以上的审判者或许不多,但是10-20级中间的高手,绝对不少,这是一个难以撼动的庞大势力。
这么一个庞大势力的大教主,居然对江佐那么关注,实在让公鹏海难以理解。
而且更让公鹏海难以理解的是,大教主退位之后,对其他的事情都漠不关心,日夜待在大日川地下城中,每次公鹏海来找他,大教主只会问一件事——
对江佐的调查怎么样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六十九章 大日川地下城相伴
除此之外,大教主并不过问审判教派的其他事务,似乎在大教主眼中,只有江佐才是唯一值得关注的对象。
这让公鹏海实在难以理解,虽说现在江佐手里有不祥之晶,公鹏海也很关注江佐,但是公鹏海关注的与其说是江佐,不如说是江佐手里的不祥之晶。
要是把江佐手里的不祥之晶拿到手后,公鹏海才懒得去关心江佐,在他看来,没了不祥之晶,江佐在通古西都就出局了,什么都算不上,这点和杜原的看法差不多。
但是公鹏海能感觉得到,在大教主眼里,大教主关注的是江佐本身,是江佐这个人!
至于什么不祥之晶,大教主根本不关注,无论有没有不祥之晶,大教主都同样的关注江佐。
这种关注,与其说是重视,不如说是提防,就像是……在远远的观望一个令人恐惧的怪物。
虽说对大教主的做法很不理解,但是公鹏海还是回答道:“大教主,最近我按照您的吩咐,调查了江佐。
江佐本身实力不强,甚至还没到5级,安权涛是他的得力手下,目前正在南洋市发展。
此行江佐来通古西都,带了两百名审判者……”
公鹏海还准备继续说下去,却被大教主不耐烦的打断了,“这些我都知道,江佐身边的人从来不是重点,我不关心他的势力,我最关心的,是江佐的那些不祥之晶,都是怎么来的?”
“暂时不清楚,江佐的那些不祥之晶,来源不明,南洋市周围也没查到哪里埋藏了那么多的不祥之晶。江佐手里的不祥之晶,就像是凭空变出来的一样。”说到这时,公鹏海也有些疑惑。
“嗯,你说的没错,凭空变出来的,就是这一点,才是让我最担心的。”大教主苍老的语气中蕴含着明显的担忧。
公鹏海说道:“大教主,我说实话,您其实不用太担心。江佐那些来历不明的不祥之晶,其实也没多少,到目前为止,从江佐培养的审判者来看,只有我们审判教派一年的消耗量而已。
这么多年来,我们见到的奇人异士数不胜数,像是一夜之间从一个3级审判者,一跃成为20级审判者的情况,我们都见过。
那些奇人异士您都没怎么关注,单单是一个江佐,不过有一些来历不明的不祥之晶。
要是我来说的话,江佐的这点本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说不定明天他就变不出不祥之晶了。
我们审判教派也不缺那些不祥之晶,顶多派一个长老关注就好了,您这个月就一直在关注他,实在是有些夸张了。”
大教主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几十年间,你说你见的奇人异士多,你可曾见过有人能凭空变出不祥之晶?”
“额,这倒没有,不过江佐的不祥之晶,我觉得应该是南洋市哪里埋藏了一个不祥之晶的仓库,被那小子偶然间撞大运发现了。说真的,您真的不用过分关注他。”公鹏海说道。
大教主摇了摇头,“你不懂。变出不祥之晶这件事,和别的奇人异士不同,对审判教派来说可能是一件大事。”
“比不祥之晶都重要?比暗元会威胁都大?”公鹏海有些无奈的说道,他感觉这个大教主有些过分担忧了。
大教主仍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照您这么说,要不我把不祥之晶从江佐手里拿过来之后,再把江佐抓到总部来,让您亲自审问?”公鹏海半开玩笑的说道,大主教每天张口闭口就是江佐,让公鹏海的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
“不行!”大教主听出了公鹏海的半开玩笑,他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在你眼里,江佐根本不算什么。这是因为你知道的不够多,这对你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
“什么知道的不够多?”公鹏海问道。
“审判教派的传说。有关我们过往的传说。”大教主一字一句的说道。
“审判教派的旧日传说?”公鹏海在脑海中快速的回忆了一边,随即不解的说道:
“那些旧日传说的等级很高,但是我都有权限阅读,我也一字不差的全都看完了,我实在想不到里面有什么能让您这么紧张的。”
“那是因为你所看到的不是全部。”大教主一字一句道:“真正核心的秘密,没有记在那些古老的书页上。”
“那记在哪里?”
“我的脑子里。”大教主说道,“一代一代的教主口口相传,现在不是告诉你的时候,等到有一天时机到了,我会告诉你的。”
听到大教主这么说,公鹏海终于收起了半开玩笑的态度,忽然间,他想到了什么,说道:
“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在调查江佐的过程中,我发现江佐以前曾经申请过一个游戏的专利,然后和一个叫张豪的人,一起生产这个游戏的游戏仓。”
“什么游戏?这么重要的事,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大教主眼神猛地变得锐利,急忙问道。
“好像叫细胞online,是用游戏仓玩的。”
“下次来的时候,带一个细胞online游戏仓给我。”大教主说道。
“额……好。”公鹏海抬头看了眼大教主,这还是他头一次听说大教主准备玩游戏。
说完了这些后,两人相顾无言,公鹏海准备离开了,审判教派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公鹏海从来时的小木门离开,走在黑暗的地道中,公鹏海的脑海里忽然将两个片段连在了一起:
一个月前,大教主匆忙退位;
也就在一个月前,似乎就是江佐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
这两者在时间上,居然有着令人惊讶的巧合。
难道是江佐崭露头角,大教主知道了江佐这个人,然后匆忙间退位了?
想到这里,公鹏海停下了脚步,随即自嘲的笑着摇摇头。
自己这是在乱想什么,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那个时候的江佐,手下还没几个审判者,与审判教派这种庞然大物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
大教主作为审判教派的首领,随便一个手指头,就能轻易地捏死江佐。
要说大教主退位和江佐有关,那真是公鹏海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两者应该只是时间上的巧合,自己这么想,应该是大教主这个月来,总是在自己耳边提起江佐罢了,公鹏海这样想着,可是为什么大教主会这么在意江佐这个人呢?
公鹏海看得出来,大教主应该是在提防江佐,提防到甚至有点恐惧的地步,却又不采取任何行动扼杀,实在是让公鹏海匪夷所思。
从大日川地下城出来后,公鹏海终于松了口气,大教主的话公鹏海越来越听不懂了,而且最近一个月里大教主的表现,越发让公鹏海感到难以捉摸。
公鹏海叹了口气,将这些思绪抛在脑后,他还有很多审判教派的事情需要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