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裏走笔趣-634.兩位小友,何不過來坐坐展示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既然八喵和九六从畜生道中跑了出来,王七麟就没有什么着急的了。
他可以更机动更灵活的去制定计划。
于是他问长钟保说道:“族长,请问这座山叫什么山?你是否知道一座叫火候山的山?”
长钟保一怔,说道:“这里是青叶遍山,就是火候山。”
这话把王七麟说的也是一怔,忍不住问道:“这里就是火候山?然后青叶遍山什么意思?”
长钟保说道:“青叶遍山是我们这座山的名字,我们这座山和四周的山都属于火候山!”
王七麟看向徐大,徐大点点头。
彩衣公子哥还真是定位准确,真的将他们给送到了火候山。
可是他又觉得疑惑:“这不应该呀,族长你看我们的地图,火候山明明是一座山才对。”
他掏出地图给长钟保看,巨大的地图上有诸多山峦标记,其中有一座大山上标注了火候山的名字。
长钟保看了一眼后赞叹道:“这是哪里来的地图?真是精准啊。”
他又急忙问道:“请问王大人,您能否让老朽临摹一份这个地图?老朽绝不会毁坏你们地图,亦不会再将地图外传……”
王七麟摆摆手道:“族长客气了,无须保证这么多,你们可以临摹这地图。”
这种详细地图是战略资源,山里的村寨压根没有实力去完整绘制。
也就是旱神出世对九州影响太大,太狩皇帝为了精准找到旱神来尽快屠神,这才把这种绘制精确的地图拿出来给他们使用,否则平时这些地图是藏在朝廷中不能外露的。
而且即使这样着急,给他们的也只是一份残图。
好文筆的小說 妖魔哪裏走 txt-634.兩位小友,何不過來坐坐鑒賞
长钟保抱拳道谢,王七麟说道:“族长无须客气,您刚才帮我们大忙,我们汉人讲究投桃报李,能帮你们点小忙也是应该的。”
“这可不是小忙。”长钟保实打实的说道。
王七麟摇头道:“咱们不必客气了,对了族长,你刚才什么意思?这里是火候山又是青叶遍山……”
他惊骇的看向外头山峦,心里出现了一个猜测。
徐大见此便问道:“青叶遍山是火候山的雅称吗?”
王七麟摇摇头,指向四方说道:“火候山是一座很大的山,这青叶遍山恐怕只是这山上的一个山头!”
长钟保肃然点头。
徐大嘴巴慢慢的张大:“七爷,皇帝老儿坑了咱们!他虽然分给咱们一座山,可是这座山比他娘唐门的二十座山还要大啊!”
“大山出大妖!”
王七麟安慰他道:“你怎么知道唐门那二十座山什么样子?或许他们每一座山都跟咱们这火候山一样大。”
徐大这么一想,顿时眉开眼笑。
既然这里就是火候山,他们两个自然不必去找寻谢蛤蟆,而是重新放出一只青蚨子虫,让它去送信召集众人到来。
他们跟长钟保说明要在寨子里头暂住几天,长钟保欣然答应,说给他们收拾最好的房间来安置两人。
几人正要出门,王七麟忽然问道:“族长,你们这山里是不是有一位狐仙大妖?”
长钟保说道:“山里头妖魔鬼怪多见,狐怪更是常见,但是至于狐仙?”
他看了王七麟一眼:“王大人修为高超,能被您称之为狐仙的应当是精怪中的顶级高手,这么来说的话,应当没有。”
王七麟便将之前遇到的大狐狸说了出来,他如今修为高超,可以在九州横着走,没想到却是刚入十万大山就遭遇了滑铁卢——刚才他是真被那大狐狸诡异的眼神给威慑住了。
听过他的介绍后,长钟保连连摇头:“按照大人的说法,这确实是个狐仙,但我们这里确实没有这样的狐仙传闻。”
他既然这么说,王七麟只好暂时搁置下了内心的疑问,跟随着他去找住处。
林子里头房屋稀稀拉拉,之前他们进村时候只看到了长钟保家有小楼,于是便以为这是村里最豪华建筑。
结果他们跟着长钟保在村里一转,赫然看到还有一座占地颇广的石屋。
王七麟盯着石屋看了一眼,心里本能的感觉不舒服。
他便警惕起来,伸手指向石屋问道:“族长,这屋子是什么地方?”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起點-634.兩位小友,何不過來坐坐分享
长钟保脸色顿时有些阴郁,他欲言又止一番,最终苦笑一声说道:“这是我们村子里的粮仓。”
王七麟皱眉道:“这粮仓有问题吧?”
长钟保轻轻点头。
王七麟问道:“族长怎么犹犹豫豫的?这粮仓有什么问题?你直说就是。”
长钟保说道:“这粮仓有些邪门,我们部族曾经信奉当康神,所以最重视粮仓,这粮仓是我们村里修建最为结实坚固大气的地方……”
“你们信奉当康?那你们见过当康吗?”王七麟插了一句话问道。
当康乃是上古瑞兽,与青龙、勾陈等一样,不过后二者战斗力强悍,本领高强,而当康并不是战斗系的,它是个吃货。
这小东西最早出现在《山海经·东次四经》,经书上说:钦山,多金玉而无石。师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皋泽,其中多鳝鱼,多文贝。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牙,其名曰当康,其当康鸣自叫,见则天下大穰。衔懿行云:“当康大穰,声转义近,盖岁将丰稔,兹兽先出以鸣瑞。”
简而言之,这小瑞兽长得像个猪而有大牙齿,叫声就是‘当康’,每当天下丰收,它便唱着歌跳着舞跑出来混吃混喝。
但《太平御览》中则说,当康能兆丰穰,它出现在哪里,哪里就能出现大丰收。
不管是哪一种说法,当康都是百姓最欢迎的瑞兽,它给人们带来的好处可比能让人多儿多女的鹿蜀还要多。
所以王七麟听说大青叶寨子竟然供奉有这种瑞兽,忍不住问了起来。
长钟保说道:“我们没有见过当康,但我们都相信当康神确实会时不时来到我们村子,而且它喜欢我们的粮仓,因为我们粮仓经常会隔着一段时间就多一些粮食。”
“这本来是我们村里最大的秘密,也是我们村寨能在这深山老林中能存活至今的依靠,奈何从前两年开始,粮仓不但没有再多出粮食,反而开始丢失粮食!”
“我们起初以为是有人偷盗,于是便安排人手进去看守,结果不光粮食丢了,这下子人也丢了!”
“凭空丢失?没有痕迹?”王七麟奇怪的问道。
他忍不住想起了去年冬天在上原府时候碰到过的粮仓诡案,当时那粮仓也是丢失粮食,后来才查出来粮仓里头竟然有个鬼市。
所以这里粮仓又是丢失粮食又是丢失人员,会不会里头也是鬼市?
很快长钟保的话打消了他的猜测:“王大人不愧是听天监高官,您说到了点子上。”
“这些人丢失的很古怪,他们不是丢失在粮仓里头,而是从粮仓中走出来后莫名其妙的走丢,不知道去了哪里!”
王七麟一听来兴趣了,这粮仓有点古怪了。
他凝神看向粮仓,说道:“族长不用费心找地方安排我们了,我们住这里。”
徐大问道:“有问题?”
王七麟高深莫测的一笑,说道:“有意思。”
听到这话长钟保有些为难,他说道:“两位大人,这粮仓着实古怪,最近两年已经没有住人了,所以我还是建议你们别去冒险,里面真是古怪。”
“两位大人知道老朽修有水月之术,能够找人,可是你们知道老朽用水月术寻找那些丢失族人时候看到了什么吗?”
“看到的是什么?”徐大配合的问道。
长钟保脸上露出异样的表情,有些狐疑又有些迷茫:“老朽看到了一片绿油油的眼睛!”
“总之两位大人最好别去冒险,”他依旧在劝说两人,“你们乃是我们大青叶寨的朋友,又是身份尊崇的大人,万万不能出意外。”
王七麟笑道:“放心好了,我们两兄弟去过阴间也去过畜生道,这些地方都没有困住我们兄弟,何况你们村里一座粮仓?”
长钟保还要劝说,徐大道:“听我家七爷的吧,再说我们机灵的很,粮仓若有问题,我们肯定会立马跑出来。”
“再说,这粮仓应当是你们寨子里头一个隐患,族长帮我们大忙,我们理所当然也得帮你们个忙。”
长钟保说道:“老朽只是帮你们看到了走失同伴,一没能帮你们向他们传达什么消息,二没能认出他们在什么地方,这算什么帮了什么忙?”
王七麟笑道:“已经帮我们许多忙啦。”
看到两人态度坚定,长钟保只能无奈的笑了一声,然后陪同两人去了粮仓。
村子里人家不多,粮仓规模却大。
长钟保凝重的开门,一股霉味伴随着浓重的骚臭气像奔马似的迎面而来。
王七麟捂着鼻子咳嗽两声,他进入粮仓去看了看,里面有一间间屋子,有的屋子里头还有木床,长钟保介绍说这是之前来看守粮仓的族人所留下的床。
他问两人要不要换掉,毕竟这些床的主人已经失踪,睡这样的床多多少少有些不吉利。
王七麟摇头,说听天监行事百无禁忌。
徐大也想说两句,结果嘴巴没张开先出声了,肚子里咕噜噜的响。
他们先走了好几个时辰的山路,又在畜生道怪村中一番血战,入山之后还被一只大狐狸搞了个一路上担惊受怕,吃到肚子里的那点饭早就变成白毛汗去见太祖皇帝了。
徐大又是个饭桶,他能不饿?
长钟保先回去拿了红糖糯米糍粑分给两人,说道:“你们先垫一垫肚子,再等一会老朽给你们送点好酒好菜。”
王七麟不动声色接过红糖糯米糍粑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说:“客气了客气了,徐爷,快去送送族长。”
徐大送长钟保离开迅速赶回来,然后红糖糯米糍粑已经没几块了……
“嫩娘!”他气的骂了一句,“这是大爷用肚子咕噜噜响换来的饭啊!七爷你可真不是个玩意儿!”
王七麟应付的说道:“对对对,我不是玩意儿,你是玩意儿,你是什么玩意儿?”
他俩一边吃一边对喷,然后看见长钟保又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个黑布兜。
王七麟以为他这是带着好饭好菜回来了,顿时大喜过望,想起来接应接应他。
想不到先前没吃到两块糍粑的徐大动作更快,他扔掉垫糍粑的草叶将小蒲扇一样的大手一伸一捞,黑布兜就给他捞到了手里。
抢断成功,徐大分外得意:“太客气了、太客气了,老族长您太客气了,咱们都是自己人,还这么客气干什么?不过也别说,最近大爷肚子里的馋虫造反,还就得吃点好东西镇压一下它们……”
徐大话没说完闭嘴了:黑兜子打开,里面露出些粗糙的麸皮!
灰黄色的麸皮熙熙攘攘,喂牲口牲口都不爱吃。
而且,这麸皮不知道怎么回事,带着股怪味,味道具体什么样王七麟说不上来,反正闻着心里不舒服。
长钟保看闹了误会也感觉大为尴尬,便讪讪的笑道:“没有客气、没有客气,老朽是看你们俩没有枕头,送点麸皮过来让你们自己拾掇个枕头出来。”
他犹豫了一下,又说道:“这些麸皮带刀煞,你们先留下,看看能不能用上。”
一时之间徐大拿着一袋子麸皮扔也不是、吃也不是,脸色比书记还要黑上三分……
还好长钟保说道:“厨房酒菜准备的差不多了,两位大人先歇歇,或者出去溜溜,我们这青叶遍山乃是一道盛景,如今眼看是中秋,青叶变红叶,这情景还是很美的。”
王七麟和徐大道谢,长钟保回礼出门。
到了门口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叮嘱道:“这粮仓实在有够邪门,两位大人最好还是小心为上。”
听到这话王七麟笑了,他轻松的说道:“心中无鬼不怕鬼,敢下五洋捉乌龟。平生爱驾顶风船,乐在天涯把浪追。”
“实话实说吧,这粮仓要不是有邪祟作乱,我们两兄弟还真不选在这里住宿!”
他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长钟保自然无话可说。
看着他离开,徐大推开窗子把这袋子麸皮扔了出去,他随身在须弥芥子里带有枕头,要这带怪味的麸皮干什么?
草草的把屋子收拾一下,王七麟和徐大准备出去溜达溜达,熟悉一下大山里的环境。
他俩住的卧室是仓库最靠外的一个小隔间。
因为地形缘故,这座粮库整体做成“凸”字形,卧室所在的小隔间就位于“凸”的最顶上,里面空荡荡,堆积着驴具、石磨一类的农具。
可能是怕有人偷东西的原因,整个仓库的四壁都没有窗子,除了大门周围,仓库里乌黑冷清,也不知道平时村里人进来拿农具、存放粮食的时候怎么能看的清。
他们以为大青叶寨只有十几座房屋,其实这不对,他们是被茂密的林子挡住了视线,林中树木密密麻麻一直延续到另一面的山脚下,茅屋、旧木房杂乱无章的延续下去,也一直到了山脚下。
这一面的山脚下开垦了农田,两人绕过山梁竟然看到一条大河。
秋季是枯水季,但这里河水还挺汹涌。
看源头,这河流应该是从村子周边的大山里流出来的。
就这么溜达着,徐大随口问道:“七爷,那粮仓怎么回事?里头有啥呀,你非要住进去?”
王七麟说道:“按照长钟保的说法,仓库里头曾经有过当康瑞兽,结果后来粮食丢失并闹出人命,这说明什么?说明瑞兽出意外了!”
“当康虽然不像青龙白虎等神兽一样拥有恐怖的战斗力,可终究是灵兽,能让它出意外的必然是高手,那么会不会是旱神犼做的手脚?”
徐大摇头道:“大爷觉得不是,如果硬说当康与旱神有什么关系,那应当是这旱神出世、伏尸百万、赤地千里吓到了它,让它跑路了。”
这个可能也是有的。
当康出现昭示着丰收,而旱神却能让沃土农田绝收,让丰年变灾年,当康自然不会与它去对抗。
两人一边聊一路走,然后离开了村子。
挺突兀的,就在村外几棵茂盛柳树下出现了一间红瓦青砖砌的房子。
与村子里那些没有点特色的茅屋木屋比,这瓦房修建的极有格调,又清幽又整洁。
王七麟和徐大啧啧称奇,忍不住走过去打量瓦房。
结果他们刚走过去便有一个老头扛着锄头从屋后绕了出来,王七麟伸着脖子往后看了看,发现屋后土地开辟成了一小块菜园,几垄青菜迎风招展,嫩绿的颜色真招人喜。
双方打了个对面,老头愣了愣然后放下扛在肩膀上的锄头笑呵呵的抚须:“两位小友,何不过来坐坐?”
坐什么?两人肚子饥肠辘辘,这随时准备去晚宴上大开杀戒。
结果他们正要转身离开,老头下一句话镇住了他俩:“两位小友,我看你们气色不渝、命星乌云得势、上庭黯然无光,应该是最近两天碰到古怪事了吧?”
“具体来说,是今天遇上古怪事了吧?”
这话有点振聋发聩,王七麟急忙回身看去,正好看到老头拎着根烟杆坐在门口前的石墩子上,笑呵呵的看着他们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