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笔趣-一百五十九章:意外之喜熱推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五龙岭打响之时,任自强也从大丫二丫粉臂玉股的缠绕中爬起来。轻轻在两人额头上吻了一下,看着两张一模一样甜美且酣睡的小脸,偷鸡般嘿嘿窃喜起来。
不愧是双胞胎姐妹花,其美妙之处自不必多说,昨晚无意间竟然发现她俩还有不为人知的意外之喜。
事情是这样子滴,昨晚他一边教授姐妹俩乘法口诀表,一边把玩品味两双精致小巧的脚丫,一心两用,惬意无双。
等安歇时免不了有点口干舌燥,想喝点茶解渴。要想喝水简单,储物戒里就有热白开、冰冰凉的白开水,随喝随取。白开水哪有茶有滋味,他都想以后要在储物戒里备点茶水啦。
大丫二丫对任自强那是体贴入微,端茶送饭从不劳他动手,争相道:“强哥,你等一下哈,我去泡茶。”
“哎哎,泡个茶一人去就可以了,你俩都走了,就忍心让我独守空床啊?”任自强故作委屈的嘟起嘴。
闺房之乐嘛,耍贱卖萌打趣逗闷子扮可爱,偶尔为之可调剂夫妻之间的情趣,无损他男子汉形象。
果不其然,大丫二丫初见他这副模样,先是愕然,接着‘噗嗤’一下忍不住大笑。
“哈哈哈……强哥,你……哎唷哎唷…..”姐妹俩笑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最后掐住小腰直叫唤,都笑抽筋了。
任自强洋洋自得,不以为意,搂着二丫上下其手道:“大丫,你去泡茶,速去速回。”
“嗯。”心思大半放在二丫山水之间的他没注意大丫像触电般抖了一下,笑声戛然而止,粉脸刷得一下红了,贝齿咬着芳唇,迈着如同踩着棉花般的步伐走了出去。
大丫走后,初谙人事的二丫那禁得起任自强这位老司机的逗弄,没多大功夫就媚眼如丝,情动万分,门户大开,虚席以待,欲语还休。
她那任君采撷的可爱模样即使任自强看惯了,也忍不住兽血沸腾,当即飞身上马,挺枪入巷。
才入佳境,却没料到二丫突然变脸,蛾眉紧蹙,面露痛楚之色,手一抖,身子一僵:“哎呀!”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任自强一激灵,差点缴械投降从马上掉落,忙关切道:“二丫,怎么啦?我弄疼你啦?”
游戏花间经验无比丰富的他心中却不无疑惑:“不应该啊,又不是第一次?”
好在二丫很快解了疑惑,担心道:“强哥,我没事,是姐姐受伤了!”
“大丫受伤了?!怎么回事?”任自强惊讶不已。也怪他刚刚太投入,无形中忽略了卧室外的动静。
此时再凝神细听,确实听到大丫在客厅发出“嘶、嘶”不时吸气吹气的声音,还伴随清脆的瓷器碰撞声。
“嗯,我去看看!”察觉到大丫异常的任自强顾不上扫兴,翻身下床也不穿衣,踢啦着鞋一阵风似的冲到客厅。
一看大丫右手正拿着扫把弯着腰清扫地上的茶渍和摔碎的茶碗,一边不时鼓着小嘴对左手吹气。左手原本白皙的手背、手指红通通一片。
看到这副情景,不用问也知道大丫泡茶时失手烫伤了手。
“大丫先别忙了。”任自强一个箭步窜到她身边,抓住左手的手腕,心思一动,凭空出现一股凉水不断浇在她手上。
前世承担‘家庭主夫’的他对处理轻微烫伤自是不在话下,先用凉水降温即可。
“强哥,我没事!都怪我不小心!”大丫对任自强空手变物已经习惯成自然,别说变点水出来,就是那天变个活人出来她也不会惊讶,只会拍手称快。
此刻,看她羞怯怯难为情的模样,任自强想当然认为她财迷心切,心疼打碎的茶碗才有此意。
“还说没事,你看手都快烫出泡啦!”他不无心疼,用冰水降温后把掌心覆盖在她烫伤的部位,运内力透过掌心。
对付轻微烫伤,内力的效果不说立竿见影也相差无几。
“咦!暖暖的不疼了呢!”大丫眼睛一亮。
“强哥,我就说是姐姐受伤了吧!”还不等任自强显摆,二丫披着小褂手里还拿着他的衣服出来插言道,接着不无埋怨:“姐姐,你也真是的,这么大人了,泡个茶也出岔子。你不知道强哥正日我呢吗,你弄这一出把强哥的兴都扫了?”
说着话走过来替任自强披上衣服。
“死二丫,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大丫无比羞赧的翻了个好看的白眼。
“嘻嘻…..!”二丫幡然醒悟,嬉笑道:“姐,我明白了,原来是因为我和强哥…….咯咯…….”
二丫话说了一半开始乐不可支。
任自强心思没放在她俩打哑谜上,他有一个疑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二丫,你怎么会知道大丫受伤了呢?”
“我和姐姐一直是这样啊!我要是受伤她也知道。”二丫一脸理所当然。
“是吗?”任自强看向大丫。
“嗯。”大丫羞赧的螓首微点。
“哈,我明白了,你们这属于心灵感应!”
慕然间,任自强想起一种可能。前世看过的一篇文章,是关于记述双胞胎身上发生过不少匪夷所思的事件。
双胞胎不仅仅是长相极为相似,其在日常生活中行为巧合指数也极为相近,还有情绪状况也常常相似。
极为鲜明的例子有不少,比如双胞胎考试分数极为相近或相同,甚至单科成绩也是如此。还有双胞胎彼此身处异地,其情绪高朝到低落的周期也几乎相同。
至于像大丫二丫此刻这样,一方受伤另一方感同身受也同样屡见不鲜,文中多有记述。
当然,双胞胎还有同卵双胞胎和异卵双胞胎之分,以上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件大都发生在同卵双胞胎身上。
而且就像大丫二丫这样的,长相百分之九十九相似,性别相同,爱好习惯相近。她俩出身虽无法考究,但有九成九把握可以确定是同卵双胞胎。
可惜时过境迁,任自强只记住了大致情节,具体姓甚名谁就不记得了。
哪怕后世科学技术日新月异,飞速发展,但关于生命的奥义还是不能做出准确解释。像发生在孪生双胞胎身上的奇异事件,只能以‘心灵感应’自圆其说。
想到这儿,他对大丫泡茶失手的反常举动也有所明悟。此刻,他和两姐妹相处以来的过往如一幕幕电影在脑中回放。
大丫二丫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历历在目。有很多当时他没在意或疏忽的怪异之处,通过双胞胎之间有心灵感应一说,现在想想就完全解释得通。
比如他和大丫首次欢好,破身之痛使大丫忍不住痛呼一声,二丫在旁边也跟着如此,两手捂住小腹。
当时任自强正沉浸在拿到大丫‘一血’,马上内力又蹭蹭上涨的激动中,以为二丫是看到姐姐痛受到惊吓所致,也没在意。
还有他和大丫完事后,喊二丫帮忙冲洗大丫身上伐毛洗髓后的污物,他就发现二丫当时神思不属,大有神游天外的模样,而且腿软的挪不动步。
任自强想当然认为第一次嘛,女孩害羞一方面,何况大丫满脸满身黑乎乎、油腻腻一层,是个人第一次见都能吓掉魂。所以,也没多想。
包括后来,他和姐妹俩其中之一卿卿我我,激战正酣之际,另一位同样做出感同身受的行为。
他天真的认为,女人嘛,对男欢女爱有耳濡目染,无师自通的一面。再有在当时旖旎的氛围下,难免另一位有春情涌动,情难自禁的一面。
不可否认,任自强对女人有温柔细腻的一面,但同时他对发生在身边的某些事也有粗线条的一面。
再说他本性就是如此,对人对事不喜斤斤计较,追根究底。世上就怕‘认真’二字,他就‘认真’不起来。活得太‘认真’,他认为生活会了无生趣。
“强哥,啥是心灵感应?”大丫打断他电光火石间纷飞的思绪。
二丫也一脸好奇。
“嗯,心灵感应是……”任自强沉吟了一下不知该如何解释,说来说去是考虑到姐妹俩文化水平低,猛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通俗的话去说她俩才明白。
“有了!”他突然间有了主意,伸手在大丫胸前揉了揉,看到二丫果然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胸部。
于是他笑道:“我在这里摸你,二丫身上也有相同的感觉,你们姐妹俩之间就叫‘心灵感应’。这种感觉一般只会发生在双胞胎身上,想必你们也没看到过其他人彼此之间会有这种感觉吧?比如说你我之间就没有。”
“哦,原来我和姐姐(二丫)之间的感觉就叫心灵感应呀!”姐妹俩仿佛恍然大悟,看她俩表情,就知道此类事司空见惯。
看,姐妹俩说话的语气,表达的意思都一致。
“对了,你俩脑子里想啥对方也能知道吗?”任自强愈发好奇姐妹俩之间的心灵感应强到何种程度,故有此一问。
“嗯,知道,姐姐(二丫)一翘尾巴,我就知道她拉什么屎!自从我们成了你的女人,这种感觉更强了!”
“呵呵,话糙理不糙!”对她俩的大白话任自强早已不以为怪,后一句话也没在意:“那隔好远的距离,比如说几里地那么远,你们还能感觉到吗?”
“不知道哎,我们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没分开过。”
“那好,我测试一下,二丫,你先回卧室,等会儿大丫想啥你告诉我。”
他特意把大丫带到离卧室最远的屋里,先用简单的小物件测试,比如戒指、大洋、元宝之类。
“专心一点,脑子里就想它,别想别的。”
“嗯。”
等任自强跑到二丫跟前,二丫能说对九成九,反之亦然。增加难度,比如想一句话,几句话,也是如此。
“卧槽,大丫二丫岂不成了‘人形对讲机’!”任自强兴奋异常。
原本他趁兴想试试更远的距离,看看她俩有木有可能成为‘人形手机’,奈何夜深了,只好作罢。他打算明天带其中一个上山,再次测试。
这时,他才想起姐妹俩说过的一句话:“我们自从成为你的女人,这种感觉更强了!”
毫无疑问,这是他独有且神奇的内力带给姐妹俩的变化。
优美都市异能 抗戰之丐世奇俠 愛下-一百五十九章:意外之喜推薦
自从和她俩第一次时运行过内力后,往后欢好再没用过。
无他,干那事时,一心两用,对他而言,感觉不是很美。对女的另当其说,不但人变美,而且能爽歪歪。
他的内力也不是不能自动运行,问题是没到那份上。以他的经验,只有彼此相亲相爱,难舍难分才能如此。
大丫二丫对任自强绝对是真爱,可惜剃头挑子一头热,任自强对她俩占有欲和贪恋占很大部分,刻骨铭心的爱迄今为止还谈不上。
所以,麻烦啊!
不过,任自强为了增强双胞胎姐妹花之间的‘心灵感应’,决定欢爱时要常用内力改善她俩的体质,看看她俩到最后能带来多大得‘奇迹’。
人形手机哎,想想就激动,她俩的作用,当下的无线发报机相较起来简直弱爆了!
一念至此,他把大丫拦腰抱起,健步如飞:“不试了,长夜漫漫,别耽误咱们乐呵!”
结果在床上他对大丫一使用内力,另一个自带神奇现象出现了。他发光了,其亮度都胜过黄彤彤的钨丝灯泡。
立马导致感同身受,迷醉不已的二丫为此分了心,发出一声惊魂尖叫,瞠目结舌:“啊…..!强….强哥….,你….你怎么……怎么发光啦?”
“有完没完,你到底闹哪样?”任自强为此差点气歪了鼻子。今晚见了鬼了,每次正在兴头上,前一出,现在又一出。
这一停顿,自然没光了,从忘乎所以中惊醒的大丫茫然不知:“怎么啦,怎么啦?”
以二丫的见识她肯定想歪楼了,以为非神鬼所不能,当即跪伏在床上,磕头如捣蒜:“额滴神啊!”
“大惊小怪,什么神不神的?这是我练功所致。”
好嘛,任自强又不得不中途下马,讲解一番。
这下大丫二丫好奇心爆棚,非要再好好看看。
“看就好好看,千万别一惊一乍的!”
“嗯嗯!”
于是卧室里不久后莺啼雁鸣不绝,光亮两度明灭,良久云收雨歇,导致两姐妹至今酣睡未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