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九十三章 我不聽推薦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花绮罗近来的状态并不好。
花都大会之前正是各家汹涌造势的时候,她却在大部分时间保持缄默,几乎没有任何活动,使得她的铁杆拥趸颇为担心。
好在,去年与她竞争最为激烈的对手卫将离,在那段时间里正在过着吃喝玩乐看帅哥的悲惨人质生活。不仅同样没有太多造势,还胖了将近十斤……
并且今年没有太强的新人出道,所以这两位宿敌在共同摆烂的情况下,居然还是保持了一种诡异的势均力敌。
但事情在昨天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在谢师容的首秀舞台上,那帅绝人寰的小道士一句话,将卫将离的人气又烘到了顶峰。
一时间,关于卫将离的种种言论甚嚣尘上。
譬如,有人声称先前卫将离之所以消失是受到黑道分子劫持。
还有人说将离姑娘是因为搭上道门大佬,所以平步青云。
更有人信誓旦旦地宣称曾经看见卫将离多次出入城南德云观,疑似已经与那小道士同居……
业内人士都知道,做这行不怕有绯闻,就怕没曝光。现在漫天谣言虽然好坏参半,但也将卫将离的名头炒得火热。
尤其是在如今这个关口。
相比之下,花绮罗就稍显落寞了。
于是今日首秀之前,麝香院就放出一个消息。
花姑娘将会在今天的舞台上表演过往最拿手的团扇舞。
在亮相的舞台就放出拿手绝活,无异于起手放大招。
这个消息一放出来,也属实为花绮罗争取到了大量关注。至于是不是为重新聚拢人气而做出的无奈之举,就暂且不知道了。
无论如何,今日当花绮罗走出麝香院的那一刻起,就能从她脸上看出极明显的自信。
眼中湛湛神光。
这一日,当她登台之际,身披斑斓华丽的羽衣宫装,外袍轻盈若虚,内里一抹绣金抹胸。柔丝束腰,裙袂飘飘,配上当日北来的风雪,当真好似要御风而去一般。
她这边盈盈登场。
那边另有一群身怀修为的拥趸在严阵以待,以免某个小道士忽然从天而降,又闹出什么乱子。
台下,王龙七和杜兰客也在。
“老杜,你不一直是将离姑娘的铁粉吗?怎么还来看她对家的表演啊?”王龙七促狭地笑道。
“咳。”杜兰客清了清嗓子,道:“我这是……批判性地看。”
即使是卫将离的铁杆,也与花绮罗的拥趸们争斗过,但杜兰客也不得不承认。
花绮罗就是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媚态。
尤其当管弦声起,她的身姿摆动起来,倏忽间,仿佛天上的雪花都随着她的动作而愈发盛大。
道路两旁的牡丹花也随之摇摆,隐隐似有光华浮动。
王龙七眯着眼,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些醉了。
“老杜,我怎么觉得……有点晕呢?”
他揉揉眼睛,发现眼前的的情景似乎变了。
舞台还是那个舞台,人群还是那个人群。
可是舞台上的人,似乎突然变成了一个白衣女子,她的眉眼仍旧美丽,却又依稀大不相同。
“那好像……”杜兰客也察觉出事情不对,“不是花绮罗?”
整座神洛城,忽然升起了一阵白色的幻梦。
……
昨日众人就已经商量好,禁止李楚再去看花都大会,李楚也乐得在道观中安静留守。
热闹是别人的,他什么也没有。
不多时。
多日不见的杨夫人又赶了过来。
李楚朝门口看去。
就听杨夫人一进门,便急声道:“龙刚找到小宝的踪迹了!”
“在哪?”
李楚闻言,也霍然起身。
“在城外,他已经追过去了。”
当下无需多言,李楚随着杨夫人便窜出道观大门。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txt-第九十三章 我不聽看書
杨夫人自是有办法与龙刚联系,一路毫不迟疑,迅速赶到了神洛城外一座山峰之下。
此峰名为天禄峰,峰势陡峭巍峨。下方有一片峡谷名为天禄谷,谷势幽深无际。
那名脑壳方正、气质肃杀的郭党旗下第一杀手、龙刚,正等候在山谷外。
藏身于一片丛林中。
“怎么样?找到了吗?”杨夫人急问道。
龙刚指了指前方烟雾缭绕的峡谷,道:“就在下面。”
“确定吗?”
听到她这么问,龙刚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惨痛的回忆,鼻翼抽动了下,眼睛眨了眨,咬了咬嘴唇,才道:“这个味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好!我们过去!”
得到肯定的答复,杨夫人立刻眼神肃杀,飞掠出去。
三人迅速冲进天禄谷中。
就看见了震撼的一幕。
偌大的山谷中央竖立着十二根高大的铜柱,每一根铜柱上都绑着一名女子。
这些女子全都穿着轻薄的白衣,身姿柔弱,昏迷不醒,在这般严寒的天气里看的人揪心。
而十二根铜柱环绕着一根巨木,这根高大的圆木上正绑着一名虎头虎脑的男孩儿。
看上去六七岁年纪,也是昏迷不醒的样子。
这些圆柱的下方涂抹着各种诡异的阵纹,那些阵法纹路上还有各种天材地宝的残渣,看来是刚刚开展过一场大阵。
还是来得晚了一些。
“小宝!”
杨夫人怒吼一声,当即就要飞身上前解救孩子。
这时,忽听得高处传来一声叹。
“你到底还是来了。”
李楚抬眼一看,就见一名宽袍大袖的中年文士站立在天禄峰上。
光秃秃的峰顶,那道孤独的身影极为显眼。
李楚眸光一紧,“你就是沧海君?”
龙刚也瞪起一双小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个顶尖杀手的锐利,“就是你这个龟孙儿敢害我师傅的儿子?”
“呵呵。”
中年文士轻笑了下,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
他只是高高一拱手,“小李道长,是吗?其实我真不想与你为敌的。”
“你年纪轻轻,却有令人惊讶的修为。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我都不该选择你成为敌人。”
说着,他又看向李楚,目光诚恳。
“如果你现在肯带着极阳童子退却,远离神洛城,我依然可以不与你计较。先前你杀我的那些手下的账,就此一笔勾销。”
李楚的目光如火炬般看着他,“你肯一笔勾销,我却要为那些被你所害的人,讨一个公道。那些无辜的人命,绝不能一笔勾销。”
说话间,纯阳剑已然悬于半空。
剑气沛然!
“莫急。”
沧海君抬起手,轻轻一摆,悠悠说道:“玄阴大阵已经完成了,你们再急也没有用了。不论我是生是死,玄武都会降临此间。不如……先来听听我的故事?”
说着,他回过头,眼睛眺望远处。
瞳孔中倒映着,整座大雪中的神洛城。
随即。
就听李楚冷冷一声回应:
“我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