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ptt-694 家庭、阿仁、天台熱推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两个小屁孩。”庄世楷扯扯嘴角,心中暗道:“想要他们兄谦妹虚一条心?”
“恐怕是不可能喽……”
好在庄子维年长几岁,心智比较成熟,还懂得照顾妹妹。
要是两人差不多大?
呵呵,恐怕家都要给他们炸掉!
“爹地。”
“带我去玩……”庄野小跑到庄爷面前,脸蛋趴着庄爷的大腿娇嗔道。
超棒的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 線上看-694 家庭、阿仁、天台推薦
“小女人就会撒娇!”庄子维翻起白眼,坐在旁边掰桔子,显得很不耐烦。
家里有这么一个小作精!
纬仔已经看透女人了…
庄世楷倒是非常受用,抬手摸摸女儿的脑袋,笑着讲道:“小野想去哪里玩呐?”
“枪会!”
“枪会!”庄野兴奋的叫起来。
庄世楷却目光一瞪,转头瞪向庄子维,庄子维连忙举起双手,高声叫道:“长官!我可没带阿妹去枪会!”
“她自己要求的不算!”庄子维心中又默默补充一句….庄世楷却懒得和他计较,继续摸着女儿的脑袋安抚道:“女孩子不应该玩枪的。”
“爹地给你买套娃娃好不好呀…”
庄野脸上露出笑容,甜甜讲道:“好呀……”
“我最喜欢娃娃了!”
庄子纬却在心中暗道:“娃娃买来贴张纸就是人型靶…”
“你当然喜欢啊!”
超棒的玄幻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討論-694 家庭、阿仁、天台展示
“估计上个月买的都打烂了吧?”庄子纬妹妹的性格很清楚,略作估计便猜到结果。
庄世楷却给蒙在鼓里,抱起女儿放在腿上,露出老怀欣慰的笑容赞道:“阿野真乖!”
“呕!”
“这个家呆不下去了!”庄子维强忍着恶心吃掉半个橘子,抽出两张纸巾,擦干净手拍拍手掌,站起身道:“爹地,我先回学校了。”
“你爱回去就回去呗。”
“关我屁事啦…”庄世楷头都没抬,阿美却听到声音,端着份热菜走出厨房,把菜碟放在桌面问道:“不过饭再回去吗?”
“不了。”
“我去学校踢球。”庄子维挎起书包讲道。
阿美便也不阻拦,点头关心道:“那踢球要注意安全喔。”
“放心吧!”此刻,庄子维收拾好东西便要出门离开,突然庄世楷抬起头道:“叫五叔开车送你。”
龙五穿着西装站在别墅门口,听见庄sir的话立即便转身下地库,准备开车送少爷去学校读书。
“好。”庄子维自然不会拒绝,而且据说他和龙五的关系很不错,私下还有向龙五讨教些武艺、枪法,龙五也算看着他长大,两人亦师亦友,比普通的叔侄还要亲!
吃完饭后。
小野抱着旺财玩。
阿美收拾着碗筷,却趁机提醒道:“你应该多关心下纬仔的学习…虽然纬仔一向很乖,但是你是他爹地……”
庄世楷大概听懂老婆的话,当即很惊奇的看向她:“你真以为纬仔乖很乖吗?要不是我整天派人盯着他,你看他还乖不乖!”
“呵呵。”庄世楷撇撇嘴道:“我一个人能有多少功夫管他?他身边人足够就行!有什么消息我第一时间就能收到…”
“对了。”
“他不是去踢球,是去女同学家打电玩。”庄世楷突然讲道,直接戳破庄子维的伪装,搞得阿美颇为惊讶。
只见阿美张开嘴追问道:“女同学漂不漂亮?她爹地是谁?”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討論-694 家庭、阿仁、天台看書
“……”庄爷对女人神奇的关注点感到无语。
龙五则一边开车,一边看向后视镜,关注着庄子维的情绪。
他大概明白庄子维的想法。
他抓着方向盘笑道:“纬仔,你别觉得女人烦,等你长大就知道男人啊…归根结底是为女人而活…”
庄子维有些意外:“不会吧?”
“我觉得事业、人生、爱好都充满意义。”
“男人应该追求事业!”
“哈哈。”龙五笑出声来:“你还是太年轻……”
“这个世界上归根结底就两种人,一种是男人,一种是女人!所谓的事业、爱好无非是一场游戏,一场现代社会设计好的游戏!”
“只有男人和女人互相间才是永恒。”
平时面无表情,刻板刚硬的龙五还有这幅面孔?要是让外人看到,恐怕要大跌眼镜。
可以说,他这幅面孔连庄爷都看不到,只有庄子维能看到。
庄子维听完五叔讲的话后,忽然陷入长长的沉思,决定和女同学打电玩的时候,试着和女同学讨论讨论。
“阿仁!”
“内鬼查的怎么样了?”一周后,倪家别墅。
倪永孝站在房间里穿好西装,整整衣领,抬起头对陈永仁问道。
陈永仁刚刚收到消息来到房间,面对倪永孝低头答道:“没查到人。”
他如果真想查内鬼的话,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自爆!
所以,他压根就没想要认真查内鬼,只是配合着倪永孝表演,带一批人马划水做事。
当然,为了取信倪永孝,他不可能真的划水,多少还是有找到些线索,看起来有认真干活。
“没关系。”倪永孝则走到他面前,语气轻柔的讲道:“查内鬼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不过特殊时期就不用讲证据了。”
“有什么怀疑的人…以防万一。”倪永孝意味深长的盯着陈永仁:“做干净点。”
这儿意思很明显了。
陈永仁深吸口气,肃声答道:“是!”
“换一套西装。”倪永孝则上下打量陈永仁一眼:“我让佣人准备好了。”
“晚上陪我去参加一场酒会。”
陈永仁心头一跳:“明白。”
随后倪永孝转身走出书房,下楼不知准备什么,两名佣人则拎着一套高档西装,以及领带、袖口、手表等奢侈品配饰走进房间,陈永仁在佣人的陪伴换上西装衬衫、领带手表、马上便鸟枪换炮,变得气质不俗,帅气非凡。
“不错。”倪永孝称赞一句。
陈永仁笑笑,他嘴角还带着一些胡茬,并没有刻意去刮,意外的显得有些忧郁,那双眼神更是充满故事,十足勾人
如果陈永仁愿意,他随时随地都能过奢华的生活,就算分不到倪家的主要财产,但凭倪永孝的为人,最少也会给他一块肥肉!让他变成一位有钱的“老板”!
可能正因为如此,陈永仁反倒看淡钱财,只为追求“光明”。
也许,倪坤在世的时候,也没少对他私下资助。
否则一个母亲带大的孩子又怎么有钱报考警校?要是他真着经历过屋村仔的贫穷、苦难,或许就守不住那份正义了。
正所谓,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因果报应,不过轮回。
倪永孝也没提醒陈永仁刮胡子,反而觉得这就是陈永仁的气质,每个倪家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不需要他来做改变…
“出门吧!”倪永孝合拢西装,拍拍陈永仁的肩膀,他带着陈永仁一起走出客厅,坐上一辆轿车,随后车队驶出浅水湾倪家,来到维港的半岛酒店。
“倪永孝带你去半岛酒店见人了?”
三天后。
晚上。
一座天台。
庄世楷穿着西装,双手插袋。
只见他的西装外套敞开,露出一件白色衬衫,而天台的夜风呼呼席卷,吹起他的西装下摆,吹起他的头发。
陈永仁回过头道:“是。”
“见了一个商业署的科长。”
这时陈永仁还穿着那套高级西装,手腕上戴着名牌手表,指尖夹着支烟,眯着眼睛回头朝庄sir答道。
夜风把他的头发朝侧面吹去,陈永仁眼神深邃,气质忧郁。
“商业科长?”
“呵!”
“小角色。”庄世楷冷笑一笑,表情非常不屑。
虽然,商业科长是个小到不能再小的角色,但是倪永孝带陈永仁去参加官面晚宴却是个很重要的信号。
呃…
另外,尧扬也有去参加。
两者情报可以互相对比。
“不过,这个商业科长看来是个推到台面上的人物,可以顺着他往下查,应该很快就能查到幕后老板。”
庄世楷望着陈永仁讲道:“最后关头,你注意安全。”
“放心吧。”
“庄sir。”陈永仁面色平静,庄世楷却接着讲道:“我觉得幕后大老板快要出现了!”
“我回去会查查有没有明确目标…不过,如果你有机会再陪倪永孝出门,戴上这个。”庄世楷掏出一个小型录音器:“这是最新型的东西,放在衣服里很小,基本不会被发现!”
“当然,这有一定风险。”
庄世楷明确的说道:“它逃不过专业检测。”
陈永仁陷入沉默……
他弹弹手上的烟灰,决绝的接过录音器,面上却笑着说着:“不是吧?庄sir…你这么大一个大佬,判人还要靠录音器?”
“有点跌您的份啊……”
“去!”
庄世楷嘘了一声,站到陈永仁身边,和他一起扶着天台栏杆,意味深长地讲道:“对我而言,判个倪永孝当然不用录音器,不过要判倪永孝的大老板…”
他用手指指北方:“上面的人说要证据!”
也是,毕竟这可是一个港岛高层,能够帮助倪家洗白上岸的高层大佬!要是庄sir判他都不用拿点证据,岂不是要翻天了?
庄sir想翻天也不敢啊!
一切要知天命!
懂吧?
陈永仁则用手拎着录音器,左右摇摆,端详着道:“那起码来个高级点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