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小蔥頭-第112章 一回生二回熟看書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你太厉害了,这手是怎么长的?”苏宝儿捧着陆云深的手,眼睛快变成星星状。
都是一个巴掌,五根手指,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陆云深被夸得很舒坦,不过嘴上很谦虚:“是你教得好。”
“跟我教的没关系,是你画技精湛,理解力过人,要不你再教教我?”
苏宝儿真诚地表达自己想学习的愿望。
陆云深委婉地说道:“我觉得你对我的感情尚在比较稚嫩的阶段,我希望你不要破坏它,你有需要跟我说,我绝不推辞。”
她这个水平实在……没眼看,就别折腾自己了,也放过他。
他多教几遍不要紧,但不严厉她学不会,严厉了她会委屈,会质疑他的感情。
“这个能做吗?”
苏宝儿将料子拿出来。
熱門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討論-第112章 一回生二回熟推薦
陆云深竖起大拇指:“是好东西。”
黄色翡翠大多数质地粗糙,种水不好,色泽暗淡,但这块黄色鲜亮均匀,晶莹剔透,种水极好,十分罕见,价值堪比满绿冰翡翠。
“就是边上有点棉,你设计图案的时候避着点。”苏宝儿指了指左下角。
棉是翡翠中呈团或纤维状或片状的内容物,透明度差,属于杂质,很影响翡翠的价值,加工时最好能磨掉这一块。
陆云深放在手心观摩了会儿:“我觉得这地方不差。”
苏宝儿暗搓搓地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了,因为是她送的,估计连裂他都觉得恰到好处。
陆云深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抬手从笔架上拿起最细的毛笔在料子上勾画,不一会儿一只貔貅跃然于玉上,棉的位置被巧妙地设计成云纹,漂亮又和谐。
“满意吗?”
苏宝儿竖起大拇指:“不错,难怪离王才名满天下。”
“不然哪配得上你?”陆云深挑眉。
想别人喜欢自己,总得有点拿得出手的东西。
苏宝儿轻抚过他的脸蛋:“你有这张脸就够了。”
他剑眉星目,身材性感,处处长在她心坎上,就算没有感情,他也是提供小蝌蚪的绝佳人选。
咳咳,食色性也,女人也不例外。
陆云深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发现你很没记性。”
他是一头饿了很多年的狼,她却总把自己往他嘴边送。
苏宝儿无心琢磨自己哪里记性差,因为温热的气息洒在耳边,痒痒的,让她有些心猿意马,她调整下位置,想跟他拉开些距离,不料碰上了变化明显的某处。
她蹭一下弹起来,她只随便调侃了一句,还能不能愉快得玩耍了?
“我今晚要回农庄,先走了。”苏宝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我送你。”陆云深站起来。
不是他不知道苏宝儿的本事,而是不想分离。
他爱他,早就走火入魔了。
苏宝儿觉得不用麻烦,但拗过他,只好和他一起坐上离王府的马车。
马车里空间很小,苏宝儿如坐针毡。
她承认她是口花花,真到行动时就成了怂包,只割了衣服触碰了一下,她连直视陆云深的勇气都没有。
“一回生二回熟,省得以后正式见面时尴尬。”陆云深心情很愉悦。
上次被推倒的阴霾终于一扫而空。
苏宝儿给他一记刀眼,她想说正式见面不会太顺利。
但因为某人的表情太欠揍,她没说,打算到新婚之夜杀他个措手不及。
陆云深只当自己略胜一筹,随即见好就收,挑了几件有意思的政事和苏宝儿交流起来。
一件是南疆有意让公主和大兴联姻,一件是庆丰帝提及让亲王就藩,还有就是刑部连同大理寺是严查贪腐。
第一件一掠而过,因为他们都清楚南疆公主怎么都轮不到离王,因为皇帝忌惮南疆和离王勾结。
第二件和他们的利益相关,不过两人都不排斥就藩。
他们还太弱小,回到藩地有利于积蓄力量,以待来日。
说起第三件主要是陆云深担心有人陷害苏宝儿,现在蒋家和长公主都盯上了琳琅阁,她重新开业后肯定不太平,尤其是长公主,她一定会想方设法报复回来。
苏宝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放心,我自有打算。”
有人再敢对琳琅阁下手,她一定连本带利让对方吐出来。
“别硬扛。”
陆云深揉揉苏宝儿的脑袋,她闹,他看着,若玩得过了,还有他兜着。
苏宝儿乖乖点头,眼睛却亮得不行,像盛满了星光。
农庄。
封天建怔怔地看着挽手从马车上下来的苏宝儿和陆云深,觉得分外扎心。
原来都是借口,她甩开他们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花前月下。
重色轻友,不讲义气,最无奈的就是被他撞上了。
苏宝儿清清嗓子,一般这个时候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有事?”
封天建掀起衣袍,跪在地上:“多谢师父。”
“老规矩,有事起来说。”苏宝儿本想伸手去扶,但因为旁边有个小心眼的人,她只得放弃这个打算。
封天建从地上爬起来,将今天的事粗略说了一遍。
“汤老咳疾发作,要不是有您的药怕就危险了,他还邀请你去他府上,好当面致谢。”
苏宝儿点点头:“我会去看他的。”
汤老的咳疾多年,她刚好打算去一趟,看看药方是否需要调整。
很快苏二郎收到门房的禀报,匆匆走出来。
“见过二哥。”
苏二郎作揖回礼:“王爷见外,要不进去喝杯茶?”
“不用麻烦。” 陆云深摇摇头。
他觉得自从被苏二郎堵在房里以后,他对他的态度温和了许多。
“那恕不远送。”苏二郎做了个请的姿势。
陆云深讪讪地转身,果然是他的错觉。
苏二郎瞪了苏宝儿一眼:“什么时辰了,还知道回来!还是不是小姑娘了?”
“我先进去了。”苏宝儿逃之夭夭,背影有点狼狈。
封天建很同情苏宝儿,原来她二哥真的凶,都快成亲的人了,还不能自由约会。
都是人,都被人管,为什么他在管束下生出了反叛之心,而师父却能如此优秀?
还是他太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