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03章 緒方VS近藤內藏助閲讀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就在绪方认真打量枪托上刻着的红色弯月时,一道大喝突然从绪方的身后响起:
“喂!你这家伙道歉时,就不能诚恳……喂!你们这2个家伙在干什么?!”
这声大喝让绪方和阿町二人的眉毛纷纷一挑。
循声望去——只见一名青年正气喘吁吁地站在巷口处。
“这不是今天碰上的那个近藤内藏助吗……”阿町用只有自己和绪方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嘟囔道。
阿町一眼就认出了此人便是他们于今日离开千学馆后偶然结识到的那个近藤内藏助。
就在绪方刚想出声询问近藤为何会来此时——
“本来只是想追过来,让你道歉地更诚恳些的……”
近藤沉声道。
“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不得了的画面啊……那人是你们两个杀的吗?”
一个口中不断向外冒着鲜血的人倒在绪方和阿町的脚边——这样的画面,的确是很容易让人误会这是绪方和阿町所为。
“这人可不是我们杀的。”阿町急声道。
“你们的一面之词,让我很难相信啊。”近藤沉着脸说道,“抱歉了,二位,请跟我去一趟奉行所吧。”
“有人疑似被他人所杀害——碰见这种事情,我可不能当作没有看见啊。”
“抱歉啊。”绪方不假思索地说道,“我现在很忙,可不会陪你去什么奉行所。”
“……这样啊。”近藤像是早就料到了绪方会这么说一般,面无表情地搭在了左腰间的打刀刀柄上,缓缓地将他的打刀抽出。
在摆出标准的中段架势的同时,近藤将刀身一转,将刀背冲着绪方。
“……阿町,你后退一点。”
绪方一边说着,一边用左手将左腰间的大释天向上提了提,然后一寸一寸地将大释天从鞘中拔出。
在将大释天从鞘中拔出的同时,绪方也将刀身一转,用刀背冲着近藤,并缓缓地将自个的呼吸调整为了“源之呼吸”。
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txt-第303章 緒方VS近藤內藏助推薦
【叮!使用“源之呼吸”,反射神经临时增加5点,专注度提升】
【目前反射神经值:14点】
【专注度提升】
随着系统音的落下,绪方瞬间感到心中的杂念变少了许多。
这便是升至高级后的“源之呼吸”的新能力:提升专注度。
“……仔细一想,这还是我上洛至今,第一次拔真刀呢。”
近藤此时突然说道。
“我此次上洛,便是为了检验我的自创剑术的威力,顺便进行自我修行。”
“足下,我——可是很强的。”
说到这,近藤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得意。
“你现在还有机会回头、选择乖乖跟我去一趟奉行所。”
对于近藤的这建议,绪方充耳不闻,只默默得摆好了中段架势。
“……看来交涉失败了,那么——我上了!”
大喝一声后,近藤快步朝绪方奔来。
使用垫步接连躲过近藤的两招剑技后,绪方的眉毛微微一挑。
香取神道流算是绪方比较熟悉的流派之一了,毕竟以前在广濑藩的时候,没少和修行香取神道流的石川剑馆的弟子起冲突。
所以绪方一眼看出近藤所使用的剑术有那么几分香取神道流的影子。
但是却又和香取神道流有那么几分不同。
绪方想起今日白天的时候,近藤和他说过——他以香取神道流为基础,开发出了一套全新的剑术,只不过还未给他的这自创的新剑术取好名字。他此次背井离乡,为的便是检验他的这新剑术的实用性如何。
——这就是近藤他所自创的新剑术吗……
在心中这般暗道了一声后,绪方将双眼微微一眯,紧盯着近藤他那正朝他挥来的刀。
在近藤的刀距离绪方的胸膛还剩大概一个成人手臂般的距离时,绪方的双眼猛地圆睁,挥剑朝近藤的刀劈去。
铛!
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金铁相击声响起,绪方的大释天与近藤的打刀重重地撞到了一起。
绪方所使用的剑技,正是无我二刀流的“刃反”。
两把刀的互撞——这场较量仅过了一瞬便分出了胜负。
“唔……”近藤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呼,然后抱着被搪回来的刀后退数步。
刚才在用垫步躲开近藤的头几招时,绪方就已经注意到了:近藤虽然身材偏壮实,但却意外的是那种偏向技巧型的剑客,而非那种力量型的剑客。
论力量,近藤还稍逊于木下琳。
刚才的那招“刃反”绪方没有任何留手,直接出尽全力。
纯拼力量的话,木下琳都不是绪方的对手,更何况是近藤?
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的近藤,浑身是破绽,绪方自然是不会放过这大好的决胜负机会。
瞅见近藤现在全身破绽后,绪方便像是闻见血腥味的鲨鱼一般迅速凑到近藤的身前。
绪方用左手按住近藤的肩膀、两脚一错,使出了不知火流柔术里面的制敌技巧,将近藤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在近藤被摔得眼冒金星、握剑的力道不自觉放轻时,绪方一把夺过了近藤右手的打刀,然后将近藤的打刀扔得远远的。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txt-第303章 緒方VS近藤內藏助展示
【叮!使用不知火流忍术·不知火流柔术,击败敌人】
【获得个人经验值95点,忍术“不知火流忍术”经验值90点】
【目前个人等级:LV25(205/3400)】
【不知火流忍术等级:2段(155/500)】
“可恶……”
近藤挣扎着起身,并将手摸向左腰间的胁差。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起身、手都还来得及碰到左腰间的胁差刀柄,锋利的刀刃就贴上了他的脖颈。
绪方将大释天的刀刃抵在近藤的脖颈上,然后轻声朝近藤说道:
“你输了。”
“怎么会……”近藤似乎没有料想到自己竟会如此快速地落败,脸色变得苍白,满面惊愕,“我竟然……会这么快落败……”
“你看仔细了。”
绪方一边说着,一边将大释天收回刀鞘。
“这人是咬舌自尽而死的。并不是被我和我同伴杀死的。”
说罢,绪方将刚好正躺在他脚边的那凶手的尸体拖到近藤的身侧。
“还真的是……咬舌自尽而亡……这家伙可真是有勇气啊……”
在近藤这般嘟囔着时,绪方朝阿町招了招手。
明白绪方的意思的阿町,赶忙将手中的那杆线膛枪朝绪方扔去。
“这家伙使用这杆铁炮偷袭了玄学馆的稻叶馆主,所以我和我同伴对他展开追击,被我和我的同伴追到此地、走投无路的他,直接咬舌自尽,然后你就追过来了——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这铁炮是怎么回事……?”近藤一脸疑惑地翻看着绪方递来的线膛枪,“怎么没有火绳?”
“这是南蛮人的新式铁炮。”阿町道,“南蛮人的新式铁炮没有火绳也能够射击。”
“嗯?”近藤突然猛地抬起头,将惊愕的目光投向阿町,“仔细一看……这不是今天陪伴在‘天狗’大人身旁的那个女人吗?”
听到近藤的这句话,绪方和阿町双双抿紧了嘴唇,露出一副“无言以对”的模样。
二人投向近藤眼神,仿佛都像是在近藤说:“你才发现吗?”
——真是一个憨厚的人啊……
绪方在心中这般暗道着。
虽然和近藤今日才结识、截止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情,但在这短暂的接触下,绪方算是对近藤有些粗浅的了解了:是一个憨厚的人。
因嫌他的道歉不够诚恳,不嫌麻烦地一路跟过来。
明明阿町刚才也一直有在对近藤说话,周围的光线也没有昏暗到完全看不清人脸的地步,结果直到现在才认出阿町来……
在认出阿町后,近藤的眼中渐渐泛起激动之色。
“既然她是今日碰到的那个女人的话……”近藤将布满激动之色的目光挪到了绪方身上,“那么,您就是‘天狗’大人吗……”
近藤的这句话还没完整地说出,又是一串喘息自巷口处响起。
“呼……呼……呼……呼……总算是……追上你们了……”
“风魔大人?”绪方挑了挑眉,“你竟然还跟得上来啊……”
这串喘息的主人,正是刚才因跟不上绪方和阿町二人的速度而掉队的风魔。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03章 緒方VS近藤內藏助展示
“别小瞧我啊。”风魔一边朝绪方等人缓步走来,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我虽然老了,但原先有的那些本事可没有完全退化……嗯?这不是近藤吗?”
风魔用一种看到故人的目光看着近藤。
“嗯?小太郎大人?”
而近藤也同样用一种看到故人的目光看着风魔。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03章 緒方VS近藤內藏助展示
……
……
为了方便牧村与其进行联络,神山一直待在他常去的那座茶屋。
这座茶屋因被神山被包场了的缘故,店内仅有2个客人——神山以及长谷川。
与神山相对而坐的长谷川,望着身前桌案上的茶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长谷川,怎么了?”神山突然出声道,“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
“……神山,你的那个老部下靠得住吗?”
“靠得住。”长谷川的话音刚落,神山便不假思索地答道,“虽然……我和他曾经发生过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待我的。”
“但我一直视曾经在我麾下做过5年与力的他为——我此生所见过的最优秀的与力。”
“在你我正在这里闲聊时,他说不定已经发现了什么线索了。”
神山说到这时,停顿了下。
抬起眼眸,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长谷川一眼后,轻声道:
“长谷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很想去协助牧村调查此案——我说得对吧?”
“我劝你不要这么做。”
“我们这些当官的,最忌讳的事情就是‘多管闲事’。”
“你是火付盗贼改的长官,专管纵火案和盗窃案。”
“在追捕纵火犯和窃贼时,顺手抓几个偶遇到的杀人犯。以及主动插手类似于杀人案的这种不归你管的案件——这2件事的性质时完全不同的。”
“你若是主动插手此次的杀人案,可是会很容易落人话柄的。”
“乖乖地与我一起待在这吧。”
“……我明白。”说罢,长谷川长叹了口气。
在发出这声长叹的同时,搭在双腿上的双手缓缓收紧……
……
……
京都,某条巷子内。
“……我说,牧村前辈,你在那里蹲了好久了……你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岛田百无聊赖地蹲坐在巷子墙根底下。
“如你所见——在蹲着看东西。”
正蹲在不远处的牧村埋着头、双目死死盯着其身前底下的土壤。
从昨晚到现在,京都已经有45人被那长得很像绪方,或是易容成绪方的人所害。
而此时此刻,牧村和岛田就位于第43名受害者的现场。
从离开秽原到现在,牧村领着岛田以极快的速度依次跑过最新一名受害者、第44名受害者的案发现场。
受害者的尸体老早就被拉走。
这3块案发现场因为死了人的缘故,除了最早前来查看情况的官差,以及过来收尸的人之外,迟迟无人敢靠近。
而到了案发现场后,牧村都只做一件事情——蹲在地上看着地面。
虽然不明白牧村到底在干什么,但岛田还是耐着性子,秉持着“不能打扰到牧村前辈,牧村前辈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的信念,乖乖地待在一边,不对牧村进行任何的打扰。
但在连跑3个案发现场,牧村连续在3个案发现场都做了这相同的诡异之举后,岛田终于按捺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出声询问牧村他到底是在干什么。
被牧村回了句“我在蹲着看东西”后,心中感到更加疑惑的岛田追问道:
“看东西?看什么东西?”
“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岛田,不要小瞧案发现场啊。只要你耐着性子仔细观察案发现场,总能发现一些新的线索。比如——这个。”
牧村抬起手指,在脚边的土壤上一抹,然后将自己这沾了不少泥巴的手指朝岛田伸去,示意岛田过来看。
“这是……什么……?”凑了过来的岛田,发现牧村的手指上不仅沾着泥巴,还沾着一些奇怪的粉末。
“香粉。”牧村答道,“女人们用来擦在自己身上,让自己的身体变得香香的一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