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t7z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即鹿》-第二十章 瑰麗朱陽殿 太后如神人熱推-oe23u

即鹿
小說推薦即鹿
殿内已经点起了烛火。
殿门两侧,殿中各处,支撑殿宇的二十多根红色圆柱上,以及东西的殿墙上,或者摆放於地的青铜灯台中,或者镶嵌於柱、壁上的包金灯座中,都燃烧着小儿胳臂粗长的蜜烛。
从外头的黄昏中进来,恍惚间,就像是走入了白昼,而且是一个瑰奇奢丽的白昼。
只见那造型各异的青铜灯台、包金灯座,有的呈现蹲踞的虎形,有的呈现飞驰的马形,有充满西域风情的,是飞天舞女的形态,深目高鼻,衣裙裹体,踮着脚尖,双手高举,托起莹莹的光芒,有带着草原胡牧色彩的,是攫扑小兔的雄鹰模样,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於殿门侧边的那两座一人多高的灯台,也是以青铜制成,其形乃是大树,主干之上,分出了许多的枝杈,每个枝杈上,都放着一个烛盏,枝杈下边,则挂着玉石,烛光、玉光交映,当真是炫夺人目,——这两座树形的青铜灯台,是莘迩特地从蜀地带回来的特色,献给左氏和令狐乐的。
带路的宦者,留在了殿门外。
莘迩没有朝前多走,伏身行礼,说道:“臣莘迩拜见太后。”
“将军快快请起!”
莘迩起身,恪守臣子的礼节,垂着头,不往上边看,等着左氏叫他近前。
却先听到了从殿上下来的脚步声。
对左氏的脚步声,莘迩是很熟悉的,这阵脚步声,不是左氏的,听来比较沉重,像是个男子。
莘迩略微举目,往步声来处看去,看着了个光头的和尚。
那和尚形貌俊美,只美中不足,脑袋有点扁,像是被夹过,非是别人了,可不就是鸠摩罗什。
鸠摩罗什聪颖绝伦,佛法高深,自到谷阴以后,深得崇信佛法的左氏敬重,日常除了在四时宫中的译经室,领着一群西域、本地的和尚、文人们翻译佛经之外,便是常被左氏召见,讲经说法。莘迩对此早知,因见是他在殿中,并不觉得奇怪。
鸠摩罗什恭敬地合什,向莘迩行礼,说道:“多日未见了,君侯风采日日新也。”
莘迩不以鸠摩罗什曾是自己的俘虏而傲慢待他,还了一礼,说道:“大和尚你的风采也是日日有增。说来是有小半月没与足下相见了,三日不闻和尚讲经,我便觉鄙俗之心生矣!”
鸠摩罗什容色端洁,说道:“君侯忙於国政,治国理政,方是大道,吾教法门,小术是也。”
莘迩说道:“话不能这么说。治国固是大道,至若佛言,如能用之有方,也不能说是小术。前读足下译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我反复读之,小有所获,时值宵半,我推窗览月,月色明净,万籁俱寂,澄澈无埃,而我心神空朗,仿佛沧海一粟,泛於苍茫汪洋之中。此经於修身养性,破妄除虚,实大有作用。”
《般(bo)若(re)波罗蜜多心经》,是鸠摩罗什於日前译出的一篇经文,这篇经文,就是后世有名的《心经》,是《大般若经》的核心经要,字数不多,鸠摩罗什译好的成文,总共才两百九十八字,然而字数虽少,蕴意深厚,诚然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其中所含的佛理足可以使人一再品味,而且每次品味,都像能使心境得到一次精进,故是此篇经文一经译出,马上流传开来,如今已是传遍谷阴,不仅本地的僧侣、佛徒,就是寻常的士人多也读过。
鸠摩罗什对他的这篇译文还是很满意的,今天左氏召他,为的也正是请他再讲一遍此经。
史上最強獵頭 九宮格夫妻
闻得莘迩赞许他的此篇译作,鸠摩罗什微微一笑,谦虚地说道:“此篇经文,不是贫道一人译出的,贫道述说此经要义,将之大略成文后,译经馆里的诸位居士,对之润色了许多。”
居士,在家的佛教信徒。鸠摩罗什说的便是那些在译经室里,帮他翻译佛经的定西文士们。
《心经》可谓是佛教最经典、流传最广的一篇经文了,莘迩前世时也曾读过此经,不过他所读的,是原本时空中,后来的玄奘大师所译之本,与鸠摩罗什所译的此篇有些不同,少了些内容,但相比下来,也就更加的简要精悍,这大概是鸠摩罗什此篇后不如玄奘那篇流行之故。
莘迩犹豫了下,没有把他前世所读的那那篇《心经》说出,毕竟,简略有简略的好,详备有详备的好,算是各有千秋。
却不看殿远处坐榻上,认认真真、倾耳聆听自己与鸠摩罗什谈说《心经》的左氏,莘迩信口背诵了几句鸠摩罗什所译版本的《心经》内容:“‘舍利弗!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如是。’此数句,阐说色与空的关系,把世间万物归之於空,此论之对错虽是仁者见仁,然辞约意深,委实高妙言也。”
鸠摩罗什合掌笑道:“不瞒君侯,贫道所以翻译此经者,其实还是因了君侯。”
莘迩愕然,说道:“因为我?”
莘迩贵人多忘事,他忘了数年前,他在建康郡守任上时,与道智头次相见那次,为了拒绝道智恳求建康郡府出钱,开山凿洞,建造佛窟的请求,他便是拿出了他刚才所念那几句中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八字,来开示道智,“佛的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悟到了没有”。
他不记得此事了,鸠摩罗什却知此事。
道智当时无以回答莘迩,莘迩对他说的那些话他遂牢牢记在了心中,就在月前,与鸠摩罗什的一次闲谈中,说到莘迩对佛教译经事业的“鼎力支持”,他提起了此事。想那道智,本以为莘迩是记错了经文,把不知哪句佛经记错成了“色即是空”等八字,可鸠摩罗什遍读佛经,却是知此八字出处的,於是乃才有了他於不久后,也即日前,专门把此经翻译出来的举动。
见莘迩忘了旧事,鸠摩罗什不是话多之人,也就不再多言,亦不追问莘迩是如何在译文出来之前,就知道了“色即是空”此八字的,把之脑补为了莘迩可能是听哪个胡僧讲过的,微笑说道:“君侯与此经有缘。若是不嫌贫道字丑,改日贫道亲书写一遍此经,献与君侯。”
莘迩心道:“我怎就成有缘人了?”笑道,“大和尚你的亲笔经文,而今在谷阴千金难求,我听说就连那求子的,有的都把你写的经文裱挂墙上,日夜焚香膜拜!你如肯送我,我自是却之不恭矣。”问道,“不知和尚现下在译的是何经?”
鸠摩罗什庄重而严肃地答道:“《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此经即是《金刚经》,也是后世著名的一部佛经。佛家八万四千法门,般若为其一种,宣扬的内容以空性为主,《心经》和《金刚经》都是般若法门中的经典。如果把《心经》比作般若法门的总纲,那么《金刚经》就是般若法门诸多佛经的一个略本,地位是相当重要的。
鸠摩罗什庄重的姿态与语调,既是因为《金刚经》在般若法门中的重要地位,更关键的,也是因为《金刚经》讲述的是大乘佛教的教义。
小乘佛教在中土大规模传播的时间早於大乘,所以小乘的影响,直到时下,仍比大乘广泛,贺浑邪帐下的佛澄和,——说来这个佛澄和与鸠摩罗什还有血缘关系,他亦是出自龟兹王族,但他来中原的时间早,那时龟兹还盛行小乘,未因鸠摩罗什而奉大乘,故是佛澄和学的就是小乘,又如江左现下那个与士人们交往密切的那个支姓名僧,起初学的也是小乘,定西亦不例外,境内的佛教徒,如今修行小乘佛教的还是为数不少,道智、竺圆融师兄弟,他们原先便是小乘弟子,甚至左氏,原先信奉的也是小乘。随着鸠摩罗什的到来,像龟兹的和尚们一样,受其感化,道智等尽管已陆续转投到了大乘的门下,左氏也改信了大乘,但到底大乘佛教还没有一统定西的僧界,更遑论北地、南方了,因是鸠摩罗什近年所译之经,多是大乘经籍,对现下正在翻译的这本大乘的重要经典《金刚经》,他当然也就会是非常的重视。
莘迩说道:“待此经译成,也请大和尚抄写一份,送我可好?”
佛教的推广和发展,离不开当权者的支持,虽是莘迩不肯浪费民力、财力,开凿佛窟,可他对译经事业的扶助和支持,已是令鸠摩罗什等得益匪浅,对莘迩的这个要求,鸠摩罗什求之不得,自不会推辞,爽快应诺。
黑禮帽計劃
应诺过后,鸠摩罗什转身,朝左氏行了个礼,再向莘迩行个礼,告退而出。
殿中没了外人。
左氏柔声说道:“将军,请你上前来。”吩咐伺候的宦者、宫女,“为将军设榻。”
鸠摩罗什刚才坐的榻是个独榻,只能容一人坐,太小了,左氏认为配不上莘迩的身份。几个宦者、宫女撤下了鸠摩罗什的坐榻,搬上来了一个多人可坐的大榻,放在丹墀的左侧。
醫品春閨:鳳華世子妃 火雯
莘迩行至丹墀下,行礼说道:“拜见太后。”
高冷老公是男神
“快请坐吧。”
莘迩没有落座,躬身不动,说道:“臣不累,站着就好。”
抽卡停不下來 遺失的石板
“将军,我方才听你与鸠摩罗什对谈,没想到将军军政操劳之余,也是常读佛经的么?”
莘迩一本正经地答道:“上有好,下必甚焉。太后信佛,臣为人臣,便是政务繁忙,空暇之时,又岂能不学效太后,读佛经一二?”
左氏楞了下,旋即醒悟过来,这是莘迩在开玩笑,抿嘴一笑,说道:“是么?那我就要考考你了,看看你学效的成果怎样!我且问你,就你刚才背诵的《心经》几句,其意是何?”
这个考问难不住莘迩。
一边回答左氏,解释那几句的意思,莘迩一边心中想道:“《金刚经》此经,著名於后世,即使非是佛教信徒,多也知道此经,我虽没读过,但由此可见此经的传播影响。待至鸠摩罗什译成,送来我一观之后,我当设法,把此经和《心经》的译文传去关中、河北、中原、江南等地,最好能把鸠摩罗什、道智诸僧,在南北各地的佛家信徒中,借此塑造成得道菩萨的形象,以提升我定西佛教的名气,扩大我定西在南北民间、士流中的声望,等来日我有力量出陇,光复北地之际,也好给我军减少些阻力,使我能够更容易地收拢到民心、士心。”
莘迩支持鸠摩罗什译经,闲时读经,却非是单只为了讨左氏欢喜,也不是因为他信奉佛教,而是因为他另有此种的考量。
左氏听莘迩解释得头头是道,与鸠摩罗什之所解,竟是意思一样,不觉赞叹,说道:“早知将军对此经领悟这般之深,我又何必召鸠摩罗什问询经义?请将军来给我解经就是了!”
“臣愚钝,所领会之经义,也许会有错谬,不能与鸠摩罗什比。”
左氏美目流转,心道:“自那晚大王急病,我晕倒阿瓜怀中后,阿瓜见我的时候,慢慢的不如以前拘谨了。”回想起那晚的情形,面颊飞红,虽是过去了许久,依然不免羞涩,但因莘迩从那之后,不复早前的那种拘谨,又生欢喜之意,想道,“刚才还与我说笑!哼,我却须得还击於他!”便启红唇,说道,“将军太过自谦了,我看你比鸠摩罗什强。将军,西苑城的新寺即将建成,鸠摩罗什说他需要专注译经,不愿出任寺主,要不?就烦请将军代劳?”
莘迩正色说道:“太后,臣六根不净,如出任寺主,恐怕会被人非议,说太后用人不明。为太后的美誉着想,新寺寺主之任,还是得鸠摩罗什去做。”
左氏笑出声来,说道:“你六根不净么?怎生个不净?”
话问出口,左氏立刻后悔,觉得问错了话。
莘迩默然了下,答道:“臣俗念杂生,是不净也。”
左氏心中一动,很想问问莘迩,他的俗念都是什么?但已觉前话问错,这个问题却是不好追问了,知错就改,遂不在这个话题继续延伸,换忙换了话题,问道:“将军入宫,是为何事?”
“臣求见太后,是有件好消息上禀。”
“好消息?你纳秃发勃野妹妹为妾的事定下来了?”
閨中無小事
左氏的此话,是莘迩万万没有想到的,他惊讶之极,“啊”了一声,说道:“不是。……太后怎知臣将要纳勃野之妹为妾室此事?”
“神爱前日进宫,我听她说的。”
“原来如此。这件事还没定下。太后,臣要禀报的好消息是张韶大败秦军,擒获啖高,已为我定西打下了朔方!”
左氏大喜,说道:“打下朔方了么?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将军奏请攻打朔方之日,朝中颇有反对意见,於今看来,对的还是将军!明天我就召开朝会,将此消息宣示朝野!”开心十分。
人开心时,下意识地会寻找对方的视线,通过眼神的交流,分享喜悦之情。
莘迩一直低着头,没法看到他的眼睛,左氏就说道:“将军,你抬起头来!”
向来是左氏说什么,莘迩就做什么的,可此时,莘迩却没有听从左氏的命令。
左氏奇怪地说道:“将军?”
“臣不敢抬头。”
“为什么?”
“太后容光,如似神人,臣不敢看。”